屋里不会结霜,李白为何把月光比喻成霜,这不是常识性错误吗

李白的《静夜思》,恐怕算得上在中国普及率最高的古诗了.不仅小孩子,就算是一些没什么知识文化,没念过几天书的老头老太,几乎也能背这首古诗.

不过,虽然能背这首诗的人很多,但是,这首诗的一些地方,却不太容易让人理解.尤其是“床前明月光”的“床”,究竟是指的什么呢?如果是屋子里睡的“床”,那么,李白怎么会怀疑(比喻)是地上的“霜”呢?因为谁都知道,屋里是不可能有霜的.比喻的比喻有的事物,没有的事物,那就是一句笑话.

也因此,很多人认为,李白《静夜思》中的“床”,并不是指屋里的睡觉的床,而是别的东西.是什么东西呢?有几种说法.

一是指“窗”.也就是说,“床”在这里是一个通假字,是“窗”字的通假字.说是“窗”的通假字,是因为诗人站在屋子里,一般要透过窗才能看到月亮,看到地上明晃晃的月光.而且开窗见月,才会有意境.这里的“地上”,指的是窗外的地上.

二是指“井栏”,也就是井边的台子.这个台子是供人坐在上面纳凉的.这句话是说李白不是在屋里,而是在室外.在室外,李白怀疑是地上的霜,也就很正常了.而且,井与故乡是深切地联系在一起的.看见井,因而思念自己的故乡,显得恰到好处.

三是指“胡床”,也就是户外的马扎,或者是吊床一类.毕竟李白出生在胡地,他在他的诗中,使用家乡的方言句子,是很正常的.

不过,如果我们仔细分析这三种说法,感觉似乎都有些靠不住.

先说通假字.通假字是古人有那个读音,却没有那个字,因此用同音的字替代.但是古代本来就有“窗”这个字,为什么要用“床”替代呢?如果是为了平仄的需要,这两个字都是平声,又有什么必要,要用一个字代替另一个字呢?再说了,就算是通假字,也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过程,除了这首诗,哪里还有地方用“床”通假“窗”呢?

再说“井栏”.说是井栏似乎也没有错.不过,就算“床”指的是“井栏”,可是,在从古到今的诗歌中,似乎都没有因为看见水井,就思念自己故乡的诗歌啊.而且,李白是写的“羁旅”诗,也就是在外地漂泊的时候怀念自己的故乡.他在“驿站”“客栈”“古道”“孤舟”这些地方怀念自己的故乡,都是可以的,也有人这么写过.但是,他为什么要跑到井边去写一首诗呢?这难道不显得很怪异吗?固然写诗是要讲究“用典”的,没有出处的东西,绝不会随便写.所以,把“床”解释为“井栏”,其实也是很牵强附会的.

最后说“胡床”.不错,李白确实出生在胡地,他的故乡确实有胡床.但是,李白不是在胡地,而是在汉地呀,汉地哪来什么胡床呢?难道李白为了写一首诗,特地让主人给他制作一张胡床吗?这就显得很怪异了.

所以,以上这四种说法,显然都不靠谱.

(网络配图)

那么,这里的“床”,是什么意思呢?

我认为,没别的,这里的“床”,就是床,而且就是屋子里面的床.

既然是屋子里面的床,李白为什么会把月光比喻成地上霜,地上有霜吗?

有.当睡的屋子非常简陋,四面透风的时候,屋里的地面结霜,也是有可能的.

而且,李白写屋子四面透风,有大大的好处.

只有屋子四面透风,才会有大片大片的月光洒在床前的地面上.

只有屋子四面透风,李白才会怀疑地面结霜了,因为屋里和屋外没什么区别嘛.

只有屋子四面透风,才会特别表现出冷冷清清.而只有冷冷清清,再加上看见了月亮,才会怀念家乡.因为月是故乡明,家乡才是温暖的.

我们知道,李白写诗,最重要的手段就是“夸张”.他夸张过很多东西,“飞流直下三千尺”“桃花潭水深千尺”“白发三千丈”“燕山雪花大如席”等等,都是夸张手法.既然李白善于用夸张手法,夸张“清冷”的程度,说屋子里都结霜了,也是非常正常的.

之所以有人会产生怀疑,我觉得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不懂李白,不懂李白的诗歌,不懂文学,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

(参考资料:《全唐诗》《旧唐书》)返回本站,查看更多

[wp-rss-aggregator template="title-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