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穷死,也不出任伪满、军阀、民国官职的末代王爷,结局如何

载涛是摄政王载沣的7弟,溥仪的亲叔叔.往上数,他的二哥是光绪皇帝,同治是他的爷爷,所以载涛是典型的天潢贵胄.

载涛生于清朝末年.虽说当时的清廷已经风雨飘摇,但身为贝勒的载涛,却过得很舒心.

载涛好马,也懂得相马.凡有马从他面前走过,他能准确地判断出马的岁口,什么品种,适合做骑马还是驭马.时人对他非常佩服,说他是“伯乐转世”.

清末,随着列强用炮火轰开国门,一些西洋货也涌进了中国,自行车就是其中之一.

载涛曾见人骑过自行车,觉得很有意思,于是也弄了辆来骑.结果那飞一般的感觉让他大为着迷,每天都要骑自行车穿街过巷.

载涛收集了各种品牌和款式的自行车不下30辆,摆在府中很是壮观.

载涛还迷戏,名角杨小楼等人的戏,他一场不落.不光听,还跟着学,一板一眼的,唱的不错.但他总觉得不够,所以找机会拜了杨小楼等人学戏.

杨小楼等人本来不敢教他,怕他学不好,自己会惹祸上身.不过,后来发现载涛天分高,便全心全力教他.没用多久,载涛就学得惟妙惟肖.生旦净末丑,载涛都有涉及,不论扮相还是唱功,都可圈可点.因此时人都说他“戏路宽”.

载涛对烹饪也有兴趣,曾经在府中专门设了个小厨房,请了几个名厨教他做菜.久而久之,红案白案他都拿手.再加上他喜欢宴请宾客,因此他会做菜的名声传得很广.以至慈禧吃过他做的菜后,也念念不忘,经常宣他入宫陪膳,其实就是让他做几个菜给自己解解馋.

然而,毕竟是清朝末年,载涛的荣华富贵,终于在辛亥革命爆发后,随着清朝被推翻而转了运势.

清朝灭亡后,载涛起初还能保持他做贝勒爷时的排场.但由于他不懂得生计,很快就坐吃山空,生活也跟着窘迫起来.

1929年,迫于生计的载涛不得不把贝勒府卖给辅仁大学,带着家小搬到一处胡同的小房子里居住.

消息传出后,在伪满洲国做皇帝的溥仪,专门给载涛写信,邀请他到伪满洲国出仕为官,并许以高官厚禄.

按说,这不仅能解决载涛家境艰难的问题,还能让他重新过上昔日的幸福生活.

不过,载涛这人很有骨气,穷死不肯当汉奸.所以他拒绝了溥仪的邀请,而且还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溥仪.为此两人反目,从此几乎再无音信往来.

载涛的生活一日比一日窘困,看着一家老小都等着吃饭,他心一横,干脆去德胜门外摆地摊,卖些家里的旧东西补贴家用.

载涛为人和气,又不拿架子.他摆地摊的日子长了,和那里的三教九流都很熟络,大家见了他,都和他打招呼,喊他“七爷”.

有一次,张作霖派人找到载涛,表示要和他赛马.

载涛欣然答应.

张作霖当时已经通过二次直奉战争,控制了北京政府,所以人也格外膨胀.

(张作霖旧照)

他自认他曾和马打了多年交道,所以他比赛时有意让载涛先走几步.

结果载涛骑术了得,在比赛的过程中,始终跑在张作霖前面.

比赛后,张作霖又说定晚上宴请载涛.

待张作霖走后,有人善意提醒载涛,说你怎么能跑在张大帅前面呢?这晚上的宴会,你还是不要去了,谁知道是不是鸿门宴.

载涛坦然说,怕什么,我既然应下了就该去.

晚间,酒过三巡,张作霖这才说出了他的想法.原来他想邀请载涛出任北京政府要员,至于条件,都由载涛说了算.

这当然又是一个肥缺.可是载涛觉得张作霖是个军阀,又委婉地拒绝了他.

1935年,溥仪要到东陵祭拜先祖.

日本特务找到载涛,动员他前往迎接溥仪,并陪同前往祭祖.

载涛表示,他既不怀念清王朝,也不欢迎溥仪到东陵祭祖.

随后,他还游说家族成员不要去迎接溥仪.

(宋哲元旧照)

1936年,国民党军政要员宋哲元为了请载涛出来做官.听说他好马,便投其所好,送了3匹良马给他.

载涛对国民党也没多大好感,所以他以“没有马棚”为由,又把马退还给了宋哲元.

解放后,载涛的民族大义,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称赞,他的生活得到了照顾,有了极大改善,还得到主席和总理的亲切接见.

除此外,载涛由于相马有术,还被任命为解放军炮兵司令部马政局顾问的职务,这次载涛欣然从命.

他说,虽然国家给的这个职务,不比张作霖和宋哲元他们给的职务高,但是他看到新中国把亿万人民团结起来,显示出了强大的凝聚力.能治乱世,能得民心,所以他心里充满希望.同时,他也要全力以赴把国家交给他的工作做好,为国家贡献一份光和热.

(参考史料:《末代皇叔载涛》)返回本站,查看更多

[wp-rss-aggregator template="title-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