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什麼要自己煮!」首次吃火鍋暴怒閃離 法國人:我們有付錢欸

文/褚士瑩

到餐廳付錢吃飯,為什麼還要自己煮?

奧斯卡是一個時常聲稱自己「吃東西只是為了維生」的法國人,這跟一般人心目中注重美食的法國老饕,簡直是天差地別.

或許這是為什麼,當奧斯卡下定決心要減肥的時候,他可以每天正餐中每餐只吃兩罐淡而無味的鮪魚罐頭,而且半年下來,真的能夠看到成效!除了毅力之外,這很大因素要歸功於他「味蕾的殘障」.

但是如果你是個看到這邊,就以為奧斯卡不重視吃,只要帶他去吃什麼都可以的人,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在陪同奧斯卡到海外工作的時候,我時常要扮演張羅食物的角色.比如說我發現他喜歡無糖綠茶,卻討厭珍珠奶茶.他的理由是:

「樹薯粉是料理用的,是主食,放在奶茶裡面,完全不合邏輯.」

有一次,邀請奧斯卡進行哲學工作坊的主辦者,招待他去超豪華的日式海鮮火鍋店,還預定了包廂.沒想到一上桌後,奧斯卡對著滿桌的生鮮皺眉頭,說:

「這是什麼?」
「老師,這是火鍋.」我戰戰兢兢地回答.
「這要怎麼吃?」

於是我拿起小勺子,示範如何將想吃的火鍋料放進湯底,熟了以後拿起來,放進他的碗裡.

我千不該萬不該挑了一隻有頭有尾的蝦子.

「然後呢?」
「然後,就可以剝殼吃.」我耐著性子,覺得奧斯卡肯定不是不知道,而是心底在盤算什麼鬼主意.
「我拒絕吃.」果不其然,奧斯卡當著主人的面,大聲宣布,然後就走到包廂角落的椅子,大剌剌坐下來,拿出他的小雪茄準備要點火.

看到主人驚嚇的眼神,我趕緊衝過去阻止他:

「奧斯卡,餐廳室內是禁止抽菸的.」
「抽菸也不行?那你陪我走回飯店.」奧斯卡說.
「現在?」我覺得非常錯愕,主人也露出很難堪的神情.
「對,就是現在.」說完就起身往門口走去.
「奧斯卡,火鍋是我們的傳統美食,這家海鮮火鍋,尤其出名,很多法國人都慕名而來,卻訂不到座位哪!你要不要吃吃看再說?」尷尬的主人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追上去試著陪笑打圓場.

「很多法國人?」奧斯卡斜著眼睛看主人,好像他說了什麼髒話一樣.「那跟我有什麼關係?不要把我當小孩子!」

主人一時間說不出話來,臉色漲紅,肯定是又驚訝又憤怒,但是強忍著不對這位難搞的哲學大師爆粗口.

你這種舉動明明就是小孩子啊!我在心裡也暗暗頂嘴.

但是當眾我不能這麼說,所以我帶著笑容問:

「奧斯卡,你不想吃我可以陪你走回去,沒問題.但是你要不要告訴我們,為什麼你拒絕吃火鍋呢?」
奧斯卡用理所當然的口氣說:「我付了錢到餐廳吃飯,為什麼還要自己煮?自己剝殼?這完全不合邏輯!」
這麼一聽,我知道問題不大,緊接著說:「沒錯,這不合邏輯.要不然你坐下來,你要吃什麼,你跟我說,我來幫你煮,你負責吃就好,這樣好嗎?」

▲肉片,火鍋,配料.(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奧斯卡認為到餐廳卻要自己煮餐點並不符合邏輯.(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完全是料理白痴的奧斯卡,顯然有點動心.

「那我來幫你剝蝦殼!」主人一見到有轉圜的餘地,也立刻見縫插針.

就這樣,原本已經戴上帽子,走到門口的奧斯卡,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坐下來,整個用餐時間一面吃著大家端到他眼前的食物(帽子一直沒有拿下來),一面碎碎念:

「就是把生的東西放到水裡,這算哪門子料理?他們根本是不會做菜吧?」
「這是餐廳,蝦殼為什麼還要客人自己剝,完全不合邏輯! 」
「我到餐廳是付了錢的,為什麼還要自己煮?」

整頓飯都在服侍奧斯卡,自己沒吃到幾口,雖然不敢說什麼,心裡嘀咕著:

「拜託,你哪有自己煮?都是我在幫你煮好嗎?」
「喂!別一直說你付錢,明明是主人付的錢,你一毛錢都沒付好嗎?」

氣消了之後,我其實可以理解奧斯卡是從邏輯的觀點看這件事,為什麼他說「餐廳」需要客人自己煮菜是「不合邏輯」,不管他是不是自己付錢,這都是他作為哲學家的原則,煮食物的地方,在定義上的確不叫「餐廳」,而叫做「廚房」.

一輩子沒進過廚房的奧斯卡,是那種寧可餓肚子不吃,或是開一罐鮪魚罐頭吃,也不願意進廚房動手料理的男人.所以他覺得主人把他騙進了廚房,卻告訴他這是餐廳,是種不應該的行為.

從此之後,只要有人提議要帶奧斯卡吃火鍋、涮涮鍋、銅盤烤肉,或是任何需要自己動手的食物,或是要買珍珠奶茶給他喝,我都會嚴正地拒絕:

「相信我,你、絕、對、不會想要面對這個後果的.」

然後對方就會用非常驚恐的眼神看著我,不知道他們做錯了什麼事.

*本文摘錄自《我為什麼去法國上哲學課?(實踐篇):思考讓我自由,學會面對複雜的人際關係,做對的決定》

▲▼《我為什麼去法國上哲學課?實踐篇》.(圖/大田出版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作者:褚士瑩

本文由 大田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笑過頭用力過猛,這裡有批面膜好便宜

[wp-rss-aggregator template="title-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