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絳《我們仨》:從今以後,咱們只有死別,不再生離 讀來淚流滿面

我們仨人就此失散了,就這麼輕易地失散了.「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現在,只剩下了我一人.

——楊絳《我們仨》

提起錢鍾書,總有人提到楊絳先生,而提起楊絳,也總有人想起.似乎兩個人的名字註定就要形影不離.

楊絳和錢鍾書的愛情,讓人羨慕.無論是讀書潑茶的閒情雅致,還是柴米油鹽的平常生活,都是歲月靜好,安靜相宜的模樣.

人間不會有單純的快樂,快樂總夾雜著煩惱和憂慮,人間也沒有永遠.

楊絳先生寫下這句話的時候,女兒錢媛和丈夫錢鍾書已相繼去世.

《我們仨》只剩她一個,我想先生這句話估計有勸解自己的意思.

勸自己看開些,一切的傷痛都會過去的.

勸自己往前看,日子還長,總還會有意想不到的快樂.

或許正是這種豁達支撐著楊絳先生,走過喪女之痛,走出喪夫之痛,然後以優雅的姿態度過了餘生.

其實楊絳先生這話,追溯到源頭就是《道德經》里的那句: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

意思是說所謂的禍福其實是互相依存的,同時也是可以相互轉化的.

《我們仨》是當代作家楊絳創作的散文集.該書講述了一個單純溫馨的家庭幾十年平淡無奇、相守相助、相聚相失的經歷.楊絳先生用溫情的筆墨回憶著自己與丈夫和女兒的一點一滴.書里是尋尋覓覓的萬里長夢,是單純溫馨學者家庭的相守相助.回憶了先後離她而去的女兒錢瑗、丈夫錢鍾書,以及一家三口那些快樂而艱難、愛與痛的日子.

書中記載著楊絳先生與錢鍾書留學時的自由與真摯,特殊時期的相互取暖,病痛無情中的含情脈脈,相聚相失.

整本書一共有三個部分:我們倆老了、我們仨失散了、我一個人思念我們仨.書的開端是一個夢.

《我們仨》中的經典語句,讀來淚流滿面!

從今往後,咱們只有死別,再無生離.

——錢鍾書 楊絳《我們仨》

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

——楊絳《我們仨》

我曾做過一個小夢,怪他一聲不響地忽然走了.他現在故意慢慢走,讓我一程一程送,儘量多聚聚,把一個小夢拉成一個萬里長夢.這我願意.送一程,說一聲再見,又能見到一面.離別拉得長,是增加痛苦還是減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的愈遠,愈怕從此不見.

——楊絳《我們仨》

人間不會有單純的快樂,快樂總夾雜著煩惱和憂慮,人間也沒有永遠.

——楊絳《我們仨》

我們這個家,很樸素;我們三個人,很單純.我們與世無求,與人無爭,只求相聚在一起,相守在一起,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碰到困難,我們一同承擔,困難就不復困難;我們相伴相助,不論什麼苦澀艱辛的事,都能變得甜潤.我們稍有一點快樂,也會變得非常快樂.

——楊絳《我們仨》

離別拉得長,是增加痛苦還是減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得愈遠,愈怕從此不見.

——楊絳《我們仨》

我撫摸著一步步走過的驛道,一路上都是離情.

——楊絳《我們仨》

我使勁咽住,但是我使的勁兒太大,滿腔熱淚把胸口掙裂了.

——楊絳《我們仨》

願變成一塊石頭,守望著我已經看不見的小船.

——楊絳《我們仨》

「嚶其鳴兮,求其友聲.」友聲可遠在千里之外,可遠在數十百年之後.鍾書是坐冷板凳的,他的學問也是冷門.他曾和我說:「有名氣就是多些不相知的人.」我們希望有幾個知已,不求有名有聲.

——楊絳《我們仨》

是的,這類的夢我又做過多次,夢境不同而情味總相似.往往是我們兩人從一個地方出來,他一晃眼不見了.我到處問詢,無人理我.我或是來回尋找,走入一連串的死胡同,或獨在昏暗的車站等車,等那末一班車,車也總不來.夢中淒悽惶惶,好像只要能找到他,就能一同回家.

——楊絳《我們仨》

現在我們三個失散了.剩下的這個我,再也找不到他們了.我只能把我們一同生活的歲月,重溫一遍,和他們再聚聚.

——楊絳《我們仨》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遭遇的傷心事,悲苦得不知怎麼好,只會慟哭,哭個沒完.鍾書百計勸慰,我就狠命忍住.我至今還記得當時的悲苦.但是我沒有意識到,悲苦能任情啼哭,還有鍾書百般勸慰,我那時候是多麼幸福.

——楊絳《我們仨》

我心上蓋滿了一隻一隻飽含熱淚的眼睛這時一齊流下淚來.

——楊絳《我們仨》

家在哪裡,我不知道,我還在尋覓歸途.

——楊絳《我們仨》

我一個人,懷念我們仨.

——楊絳《我們仨》

人世間不會有小說或童話故事那樣的結局:「從此,他們永遠快快活活地一起過幸福的生活」 人間沒有單純的快樂.快樂總夾帶著煩惱和憂慮.

——楊絳《我們仨》

我陪他走得愈遠,愈怕從此不見.

——楊絳《我們仨》

我們如要逃跑,不是無路可走.可是一個人在緊要關頭,決定他何去何從的,也許總是他最基本的感情.我們從來不唱愛國調.非但不唱,還不愛聽.但我們不願逃跑,只是不願去父母之邦,撇不開自家人.

——楊絳《我們仨》

神仙煮白石,吃了久遠不餓,多沒趣呀,他不羨慕.但他作詩卻說「憂卿煙火熏顏色,欲覓仙人辟方」.他在另一首詩里說:「鵝求四足鱉雙裙」,我們卻是從未吃過鵝和鱉.鍾書笑我死心眼兒,作詩只是作詩而已.

—-《我們仨》

我大聲呼喊,連名帶姓地喊.喊聲落在曠野里,好像給吞吃了似的,沒留下一點依稀仿佛的音響.徹底的寂靜,給沉沉夜色增添了分量,也加深了我的孤淒.

——楊絳《我們仨》

我曾做過一個小夢,怪他一聲不響地忽然走了.他現在故意慢慢兒走,讓我一程一程送,儘量多聚聚,把一個小夢拉成一個萬里長夢.

——楊絳《我們仨》

阿圓已經不在了,我變了夢也無從找到她;我也疲勞得無力變夢了.

——楊絳《我們仨》

現在我們三個失散了.往者不可留,逝者不可追;剩下的這個我,再也找不到他們了.

——楊絳《我們仨》

送一程,說一聲再見,又能見到一面.離別拉得長,是增加痛苦還是減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的越遠,越怕從此不見.

——楊絳《我們仨》

我清醒地看到以前當做「我們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棧而已.家在哪裡,我不知道,我還在尋覓歸途.

——楊絳《我們仨》

我四顧尋找,不見他的影蹤.

——楊絳《我們仨》

喊聲落在曠野里,好像給吞吃了似的,沒留下一點依稀仿佛的音響.徹底的寂靜,給沉沉夜色增添了分量,也加深了我的孤淒.

——楊絳《我們仨》

我覺得我的心上給捅了一下,綻出一個血泡,像一隻飽含著熱淚的眼睛

——楊絳《我們仨》

自然我先認識,我一生出來就認識,你是長大了認識的.

《我們仨》中最打動的你的是哪一句話?哪一段情節?歡迎在留言區分享.歡迎點讚.

[wp-rss-aggregator template="title-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