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說起深夜,就會讓人想起街道上如稀疏星空的點點燈光.

這些燈光或隱藏在繁華鬧市裡,或張揚的閃耀在蜿蜒的巷弄裡.

很多人就如飛蛾尋找火源般尋找著這些燈光,尋找著黑夜裡的心靈歸宿.

華燈初上,醉眼迷離,類似深夜食堂這種在夜裡掛上燈光的地方,

是多少人停下匆匆腳步的港灣.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大齡剩女三人組,

外表冷酷卻有情有義的社會哥阿龍,

丟了錢包吃霸王餐,而後卻被老闆收留的倔強栗山,

計程車司機,賭徒,打手等等,

人生百態都可以在這些地方一覽無遺.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但現實的情況是,這些交織著每一個人悲喜故事的小地方,正在減少.

“我的妹妹沒了.”一位叫富春亞一郎的顧客輕敲著香煙的過濾嘴.

“我剛從醫院出來.”

老闆把刀放下,沉思了幾秒:

“你有好好的照顧她.”老闆回到自己的砧板上.

每天的對話就像這樣開始,不需要互相打招呼,每個人的思緒輕輕的從心底流出.

可能夾雜著歡喜的味道,也可能是悲傷的氣息.

“現在只有我了.”邊說著,富春將點滿了醋的壽司放進嘴裡.

“你很幸運,你們曾經擁有彼此.”福島的妻子美津惠沒有說話,只在廚房裡微笑著.

老闆記得富春幾年前帶過自己的妹妹來店裡.

富春的妹妹點了很普通的壽司還有啤酒,然後在哥哥的攙扶後拄著拐杖回家.

幾年後,世事變遷,卻只剩富春一個人.

不會出現在旅遊地圖上,需要走過多條巷弄甚至是陡峭的鵝卵石過道,

穿過多家房屋才可以找到的這家永樂壽司,是東京這條街區裡僅存的一家夫妻小店.

然而在各種壽司連鎖餐廳還有便利店的衝擊下,類似這種店鋪正在快速消失.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現在的年輕人都喜歡快捷時尚的地方,

要嘛在便利店買100日元一盒的壽司,要嘛花費幾萬日元去銀座有名的連鎖壽司店,

我們夾在中間,沒有什麼地方可以生存. ”

這麼說著的老闆福島正雄,正在為兩位常客擺弄著壽司.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自從兩人開店35年來,這家小店已經見證了很多朋友鄰居為了工作或者家庭而離開這裡,

有些帶著一小撮白頭髮回來,有些失去了工作,甚至家庭而回來.

離開,歸來,再離開,或消逝或重逢,

這樣的變遷成為了這家小店的一部分,也成為了福島夫妻生命裡的一部分.

每到天空變成昏黃色的時候,暮色街道裡的這家小店門前都會掛上暖簾,

提醒著每一位路人自己的存在.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為了在洪流沖擊裡生存下來,

福島在過去10年間保持同一個價格,而這一切的成本都轉嫁到自己身上.

每天他都會駕駛摩托車到偏遠的批發市場討價還價,只買一天可能賣出去的數量.

但憑藉自己多年的經驗,他確保送到客人手上的都是最新鮮最好的食材.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儘管如此,但逐年減少的客人卻是不爭的事實.

福島的店裡每一次最多只可以容納十人,長期光顧的,只有多年前的老顧客.

或許正是如此,福島才會成為一位壽司店老闆,更是傾聽者.

“我們一直堅持下去的原因?”

福島看向只在自己身後不夠一米的妻子,她正在細小的開放式廚房裡煮著味噌湯.

美津惠很平淡語氣說著:“我們繼續下去的原因,是因為孩子長大了,

我們自己賺的錢剛好夠我們兩個人生活,而且,還可以見到那些老朋友.”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福島和美津惠都不希望兒子接手自己的店鋪,

“我希望他走自己的路,為他自己的家庭努力就行了.”福島平和的說著.

一對年輕夫婦來到店裡,脫下厚厚的衣服,點了幾盤壽司.

“就像和爸爸還有媽媽在一起的感覺.”年輕的妻子笑著說.

片刻,這對夫婦離開了,福島夫妻就像目送自己子女離開般,店裡再次沉靜了.

夜幕降臨,陳舊的掛鐘響了八下,剛從寒風裡哆嗦的阪川夫婦來到店裡,福島甚是高興.

這對夫婦幾十年來一直是福島的顧客,更是老朋友般的角色.

“我和福島認識五十年了,他知道我的口味.”阪川喝完一口啤酒後說著.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片刻後,“富春的妹妹,去世了.”福島平和的說著.

“他有好好照顧她的,這些年來太不容易了”

阪川雖然和富春只有幾面之緣,但這裡的每一個人都像相識已久的老朋友般,

沒有阿諛奉承,沒有謾罵,只有心底感受最深的話語.

“我也很多年沒有見過自己的女兒了,今天是我女兒的生日.”阪川很平靜的說著.

電視機裡播放著體育頻道,摻雜著筷子聲,廚房裡的水滾聲.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現實裡的深夜食堂,情懷依舊,不同的卻是不斷被壓迫的生存空間

幾天後,這家僅存的夫妻小店外張貼著一張感謝顧客們支持的紙張.

不久後,這裡曾經有燈光的門前可能會佈滿藤蔓,

小店裡曾經發生的一切或許沒多少人會記得,但或許也會有人記得一輩子.

來源來自toutiao


參考來源

[wp-rss-aggregator template="title-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