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陵墓:流失的4大無價之寶

乾隆皇帝一生酷愛收藏.在做皇帝及太上皇的60多年時間裡,他廣收名畫古帖、珍異古玩以及各種玉璽.

即使是駕崩後,他愛的這些奇珍異寶也隨之同埋於裕陵的地下宮殿中.

然而,1928年孫殿英一夜之間連掘慈禧和乾隆兩座陵墓,這些奇珍異寶、金銀珠寶等陪葬品被洗劫一空.

被盜出後的這些奇珍異寶,流落世界各地,其中許多珍寶下落不明,尤以下面的四件讓人痛心!

璽印從春秋戰國時期作為一種憑證的信物和管理身份的象徵,到唐宋開始衍生出抒發情懷的文人閒章,經歷了近千年的發展.

到清代乾隆更把閒章功能發揮到極致,打了勝仗要製璽紀念,抄錄詩作更要用璽點綴.

所以造就了乾隆個人璽印多達1800多方,為清代皇帝之首,是他爺爺康熙的15倍,也是他父親雍正的11倍.

乾隆在位時,刻的第一方皇帝璽印,內容就是“乾隆御覽之寶”.

之後也印刻了多種材料豐富的璽印,僅玉就有碧玉、白玉、青玉、墨玉等等.

但其中現存最有價值的還是“八徴耄念之寶”.

它是乾隆為慶祝其80壽辰製作的,在乾隆玉璽中算是比較大的一枚.

以“八徵”之準則自警,作為“耄耋之念”,時刻謹記在心.

這類自警、自律之詞,也是清帝閒章中的重要內容.

印文在許多重要清朝宮廷藏品中比如北京故宮博物院《秋山暮靄圖卷》、上海博物館《柳鴨蘆雁圖卷》上,都印有這枚“八徴耄念之寶”.

▲《柳鴨蘆雁圖卷》

這枚乾隆“八徵耄念之寶”璽還曾於2009年11月4日出現在英國倫敦蘇富比拍賣行上,當時引起了網友的廣泛關注.

據報導,這塊玉璽當時被倫敦蘇富比拍賣行以折合人民幣約4000萬元左右拍出.

富春山居圖

對於這幅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相信無人不知.

這幅畫是黃公望歷經三年嘔心瀝血創作的,以細膩的筆觸描繪了富春山初秋時節的迷人景色,被後人稱為山水畫“第一神品”.

此品經多人之手才落到乾隆皇帝之手.

先是明朝成化年間沈周請人為此圖題字時,卻被對方之子藏匿而失;之後它又經樊舜、談志伊、董其昌、吳正誌之手.

清順治年間,吳氏子弟,宜興收藏家吳洪裕得之後更是珍愛之極;然後又流入著名收藏家安岐之手.

終於在1746年,這幅畫到了乾隆的手裡.

▲《富春山居圖》(剩山圖)

在得到《富春山居圖》之後,乾隆皇帝愛不釋手,把它珍藏在身邊,經常取出來欣賞,並且在6米長卷的留白處賦詩題詞,加蓋玉璽.

這件國寶被盜出陵墓後,顛沛流離,後半部分最終落在中國台北故宮博物院.

而前半部分經歷了曲折的傳承經歷,在1956年時被浙江博物館收藏.

▲浙江博物館館藏《富春山居圖》(剩山圖)

九龍寶劍

這把九龍寶劍,據說是乾隆每天都隨身攜帶的,可謂是寶貝中的寶貝.

按照民間流傳的孫殿英說法,這把寶劍:

“其上有九條金龍,寓意九九歸一,劍鞘是用名貴鯊魚皮製成,嵌滿紅藍寶石及金剛鑽,堪稱價值連城.”

在被孫殿英盜出之後,輾轉多人,再現時它的劍鞘和劍柄早已損毀,最後傳說是跟隨戴笠埋入了墓中.

緙絲陀羅尼經被

最後就是我們之前說過的撿漏故事主角——緙絲陀羅尼經被.

緙絲陀羅尼經被是清代皇帝、皇后等皇族葬祭專用的用品,從質地、顏色和數量上嚴格分為六個等級.

而這件由藏羚羊羊絨、獐子絨和真絲混合緙絲而成的經被屬於最高等級.

據傳為西藏活佛敬貢給乾隆皇帝專用,用於覆蓋其遺體以超度亡靈,距今已有三百多年曆史,文物價值非同一般.

緙絲代表了中國絲織工藝的頂峰,而雙面緙又是緙絲中的極品,其珍貴性被稱為“一寸緙絲一寸金”.

這種工藝在清乾隆時期達到頂峰,此後便漸漸衰落,即便是現在也不能達到當時的工藝水平.

▲採用緙絲織成的龍袍

所以在乾隆的陪葬品中,是極其珍貴.

被盜掘之後,曾幾次出現在拍賣會上,在2008年、2010年的兩次拍賣會上也都分別以高價成交.

▽▽▽

當然,在清乾隆的陵墓中,被盜的珍寶絕不僅僅只是這四件.

這些寶物不僅僅是一筆巨大的財富,更是中華民族歷史的見證,是中華民族文化的傳承.

我們不能就此遺忘,我們也希望那些漂流在外的寶貝儘早回家. 返回本站,查看更多

[wp-rss-aggregator template="title-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