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為何那麼仇視自己弟媳,不但強迫兄弟休妻,還殘忍殺她

康熙做這件事的時候,是康熙三十一年,當時胤禩還只有11歲.

胤禩雖然年幼,但在諸皇子中卻已經表現得非常優秀.他不光文化課優秀,在騎射上也非常出眾.他11歲這年,便跟隨康熙和比他大的阿哥們去塞外巡獵,戰果相當出色.

康熙是非常重視皇子們教育的父親.胤禩的表現自然讓他很驕傲,所以他對胤禩也很疼愛.

不過,胤禩的生母衛氏,由於是辛者庫罪籍出身,地位較為卑賤.再加上當時衛氏也只是個貴人的位份,因此在“子以母賤”的清皇室,胤禩的出身,是他的一個缺憾.

康熙疼愛胤禩,看到這個情況,於是在塞外巡獵歸來不久,便作主挑選了安親王岳樂的外孫女郭絡羅氏,作他的未婚妻.

郭絡羅氏是碩額駙明尚的女兒,生母是安親王岳樂第7女,地位和出身,在皇室宗親中都是無可挑剔的.

康熙為胤禩挑選郭絡羅氏,無形中提高了他在諸皇子中的身價,這也為後來胤禩能在朝野廣結善緣,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郭絡羅氏由於父母早亡,一直是在安親王府生活.身為外公的岳樂憐她無父無母,對她極盡憐愛.

她的幾個舅舅也事事依順她,這無形中讓她從小就養成了潑辣強悍、豪爽不拘小節的性格.再加上她得岳樂的指點,在騎術上極為精通,因此當康熙看到少女時代的郭絡羅氏時,就非常喜愛,還稱讚她是“最有滿人風範”的格格.

作為兩次隨康熙親征噶爾丹的皇子中的一員,在告捷歸來後,他被康熙封為貝勒,從此,他不僅有了開府自治的權力,還能夠參與政務.

康熙四十七年,康熙第一次廢黜胤礽後,在訓斥胤禩時說:“胤禩素受制於妻……任其嫉妒行惡,是以胤禩迄今尚未生子.”

康熙為何會這樣說呢?

原來,郭絡羅氏性格強悍,胤禩根本不能駕馭她,反而處處受她所製.

比如,郭絡羅氏沒有生育,按理,胤禩為續香火,也理當再行納妾.可是他僅有兩名侍妾,這在其他皇子中是不可能出現的.特別是妻妾眾多的太子胤礽對比,他這種行為實在太不正常了.所以康熙認為,這是郭絡羅氏妒忌心作祟,不許胤禩納妾.

(胤禩劇照)

當康熙廢黜胤礽後,胤禩積極參與了爭奪儲位的的行動.

胤禩爭儲的確是有勝算的.

第一,在諸皇子中,胤禩最為親和,朝臣也因此多與之親厚,對他不吝稱讚.

第二,胤禩文武雙全,是個難得的全才.而且在處理政務上,不管是管理廣善庫還是修繕東嶽廟等,他總是事無鉅細親力親為,因此深得康熙信任和器重.

第三,胤禩禮遇文人,在士人中口碑極好,有“八賢王”之美譽.

前兩條是胤禩的能力和情商造就,第三條郭絡羅氏則出力不少.

郭絡羅氏未嫁之前,安親王家族便與漢族文人多有往來.他們禮遇文人,因此文人多集於安親王府,對安親王岳樂的後人也尊崇有加.

郭絡羅氏自幼便耳濡目染,這讓她很長見識.

當時大儒何焯受康熙之命,在胤禩府中授學.

郭絡羅氏非常器重何焯,不光對他禮遇有加,還建議胤禩將與何焯同住的女兒接到府中撫養.

由於胤禩和郭絡羅氏對何焯的女兒視為己出,何焯百般感激.經他的宣傳,士人愈發器重胤禩的人品.

然而,胤禩卻由於太過優秀,太過得人心,反而讓坐在龍椅上的康熙大為光火,認為他結黨營私,想圖謀他的大位.所以在康熙晚年,對他的打壓簡直到了毀滅性的地步.

(雍正劇照)

康熙六十一年,康熙病逝於暢春園,四阿哥胤禛遵遺詔得繼大位,是為雍正.

雍正繼位之初,將胤禩封為了廉親王,命他與隆科多等人總理事務.

按說這是要得到重用的節奏,所以郭絡羅氏的娘家人紛紛致賀.

誰知郭絡羅氏卻冷冷地反問道:“有何喜可賀?恐不能保此首領耳!”

這話很快就傳到了雍正耳中.

雍正是個善惡分明的人.想當初眾皇子參與奪嫡,胤禩的勢力最強大,若不是他韜光養晦,玩了一套聲東擊西的套路,得到康熙信任,帝位就不是他的了.所以他對胤禩深以為恨,一直想對胤禩秋後算賬.

雍正對郭絡羅氏的能力也心知肚明,知道在胤禩奪嫡時,她沒少在幕後出謀劃策.所以太過能幹的郭絡羅氏,也讓雍正生恨.

雍正四年,雍正的皇權得到了鞏固.於是他開始雞蛋裡面挑骨頭,找胤禩的不是.第一件事就是指責郭絡羅氏“甚屬不婦,暴戾不仁,仍然欺侮其夫.”

不久,雍正又以“懷挾私心,撥弄是非”為由,將胤禩革職削爵.並稱胤禩之所以如此,“未必非伊妻唆使所致”.最終,雍正指責郭絡羅氏“唆使其夫,惡亂之極”,“不可留於胤禩家”,強迫胤禩將她休棄.

雍正的做法,沒能使郭絡羅氏畏懼惶恐,反而“忿然而去”,絲毫沒有向雍正低頭的姿態.

雍正知道胤禩素來與郭絡羅氏夫妻感情很好,便又下旨給胤禩,恐嚇他:“若因逐回伊妻,憤怒於心,故意託病,不肯行走,必將伊妻處死,伊子亦必治以重罪.”

此時已處於劣勢的胤禩,能怎麼辦呢?

他只能藉酒消愁,什麼也不做.

府中有個貼心的婢女實在看不下去,於是給他出主意,希望他能到雍正面前為郭絡羅氏求情.

胤禩卻怒不可遏,斷然拒絕了這個建議,表示他絕不為“妻室之故”去求人.

胤禩和郭絡羅氏的表現,分明是對雍正的無聲抗爭.這讓雍正大為惱怒,於是先下令“庶人允禩妻自盡,仍散骨以伏辜”,然後又把不從內心臣服於他的胤禩囚禁於宗人府,為了以示羞辱,還將他改名“阿其那”.

沒多久,胤禩便病死於宗人府.而他唯一的兒子弘旺也受其牽連,以九條鎖鏈縛身囚於牢獄.

(參考史料:《清史稿》《嘯亭雜錄》) 返回本站,查看更多

[wp-rss-aggregator template="title-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