乩童不想退駕「吸取徒弟正氣」!眾人厄運連連…命玄:事關重大

文/命玄

乩身,也是一個替神明辦事的職業,但卻不一定是人人想做或會做的工作,有人不想做可以推辭,但也有人跟神明交換條件,比方說我幫你當乩身多久,祢要幫我渡過眼前難關或幫某某人恢復健康.

今天要說的故事是一個異常極端,當乩身任期屆滿卻不想退駕,試圖竊取信徒(下任乩身)的運來補自身的氣,卻導致神明直接退駕引陰魂上身的事,鬼節將近,各位看官啊,請注意自身安全.


去年鬼節剛過,我終於接到了一通來自補習安親班的電話,當我以為我的副業終於有著落時,竹小姐狠狠的將我拉回現實.

「喂?你好請問是命玄嗎?」很好,叫我命玄就不是請我去工作的了,而是麻煩上門了.

「妳好,有什麼事情嗎?」秉持著道師的專業?我還是客客氣氣的回應.

「請問你會破人家陣法嗎?」呃,這位竹小姐可真的是單刀直入啊.

我會是會,但是也要看兩人的功力與設陣技巧啊,我可不敢那麼夜郎自大,一番了解原委後,我才發現這疑似有害的陣法竟然就蓋在他們安親班整棟?!

眾所周知,老玄就是不明白這些人渣為什麼會想把利益或傷害建立在小孩身上.有多少人因為墮掉小孩被我罵過的?很好,這事,我管定了.

竹小姐是開安親補習班的沒錯,在新竹這個地方,竹小姐弄了個獨棟來設辦補習班已經有不少個年頭.

但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竹小姐在前幾年進了一間宮廟,並且跟那裡的乩身結緣.

一開始,竹小姐跟幾位姐妹都跑宮廟跑得非常勤,也很熱衷於宮廟服務,甚至到最後也因為乩身的一席話甚至拜了那位乩身為師,但是蜜月期總是會過完的.

隨著時間漸漸的流逝,竹小姐與姐妹們跟乩身的關係也就越來越緊密,不僅僅是一般的財運事業,逐漸的竹小姐跟他朋友隨著了解越深入,開始覺得這位乩身似乎越來越怪,行為舉止跟一開始也不大一樣.

但事情的引爆點卻是在這位乩身幫竹小姐的眾姐妹安完家中陣法之後,家裡竟然開始引發一系列的問題,不僅僅家中偶爾出現一些異狀,連帶連新房子竟然都不約而同的龜裂,住在那些房子裡的人也都開始生病.

包含竹小姐的補習班,除了學生之外,連老師都接連出問題甚至連竹小姐的小孩也都開始遭受靈異騷擾.

「呃……所以妳們沒有找過其他人來處理嗎?」我保持著疑惑,畢竟通常會來找我的,通常都已經是最後手段了.

「沒有耶,只是之前一直都有在追你文章,下意識覺得這次事件你可以處理.」這算被拍馬屁嗎?蠻受用的.

當我們約了個時間來到竹小姐的補習班時,我感到不太對勁,整塊土地的氣息盤旋上升,但是只出不進,整塊地的生氣一直被消耗.

「竹小姐,我可能要到頂樓看看.」我面色凝重的說,這事可能比我想的還要更加麻煩.

等我到了竹小姐的辦公室後,那感覺更加奇怪了,整個房子的氣直直的往某個方向直衝而去.

「竹小姐,妳之前所在的宮廟是在那個方向嗎?」說實在的,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那間宮廟叫什麼、拜什麼.

竹小姐拿出手機稍微查找了一下地址,對比一下我指的方向,她給我一個吃驚並肯定的答案.但是單就這樣,我還不能確定這到底是什麼陣法,我還要上到頂樓才能看個完整.

在往頂樓的途中,我順便問到,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那位乩身有問題的,卻沒想到得到一個讓我驚異的答案.

「那家宮廟跟乩身一開始都很正常,但是到後來不僅要我們在那裡靈修,更要我們拜他為師,這些都還好,他後來竟然要我們接他的乩身位置,我們沒意願也不想要,沒想到,他竟然開始口出惡言,最後還撂下話說,如果我們不同意的話,會開始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最讓我們恐懼的事,我們竟然都開始不約而同的開始發生事情.」

「而且到後期,我們都開始覺得那乩身上身的狀況變得很奇怪,似乎……不像是神明,反而像是某些陰神之類的,而且,隨著我們的狀況變差,那間宮廟的香火卻開始異常鼎盛.」竹小姐將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都說給我聽.

很顯然,又是一次人假借神明名義假傳聖旨,結合眼前的情況,這乩身似乎是不甘心就此退休,進而將主意打到了他的「徒弟」身上,妄圖抽取他們的氣運來維持自身的法力甚至與神明的連結.

但這很顯然已經走入偏門,連上身的情形都變成是陰神了,但這種損人利己的方式落到我手上,嘿嘿嘿……

等我上到頂樓,果不其然,抽氣運反哺自身,這手法不是沒看過,但這麼大手筆的,倒是第一次見到,這次挑戰性,十足啊.

今天東西沒帶齊,但也不能這樣放著不管,我當下拔劍而出,劃地為牢,令旗一掃,擾亂其流.

一陣揮動之後,我們回到竹小姐的辦公室,正討論著下一步該怎麼做、該何時做的時候,窗戶外竟響起異常大聲的撞擊聲,回頭看去,只見一隻張牙舞爪的小鬼在外頭齜牙咧嘴,而竹小姐只是一臉驚懼而茫然的看著我.

我當下只是安撫了竹小姐的情緒,並且將石獅柱留給竹小姐,這事已經刻不容緩.

當我從竹小姐的補習班離去時,那小鬼遠遠的盯著我,似乎是要我別多管閒事,而在祂四周,是更多的小鬼圍著補習班死死盯著我.

這次貿然臨時截斷陣法,也將我逼上一條必須盡快解決這件事的路,否則,大難臨頭!

我是行走兩界,代天巡狩的陰陽道師—命玄,宗教都是勸人為善,除了特殊情況,幾乎很少逼人做某些事,但這次,除了陣法,我還要直面一個宮廟的實力,硬扛,破陣後還差一點昏倒而後續?

*續下篇*


[wp-rss-aggregator template="title-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