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與人類共處狗腦結構發生改變

科技日報訊(記者劉霞)在我們和狗一起生活的幾千年裡,我們把它們從令人望而生畏的狼變成了毛茸茸、搖著尾巴的飛盤捕手.最近,一項關於狗的腦部掃描的新研究表明,我們對狗的影響比我們想像得更為深遠:我們改變了它們的大腦結構.

據美國《科學》雜誌官網9月2日報導,為了進行這項研究,美國哈佛大學神經學家艾琳·赫克特和同事收集了來自33個不同品種的62只純種狗——包括卷毛獅子犬、拉布拉多尋回犬等的磁共振腦部掃描圖像.這些狗頭部的形狀和大小各不相同,但單靠這些不能解釋狗大腦結構的差異.

赫克特團隊確定了這些狗大腦區域的6個網絡,這些網絡在不同狗之間大小各異,赫克特認為,這些區域可能在不同的行為中協同工作.因此,她希望釐清一個問題:是否不同品種的狗大腦的不同結構導致了它們之間的行為差異.例如,比格獵犬可以嗅出人類的癌症腫瘤;邊境牧羊犬能以驚人的速度和敏捷性將數百隻綿羊趕進圍欄.

研究團隊在當天的《神經科學雜誌》上發表報告稱,這6個大腦網絡中的每一個都至少與一種行為特徵相關.例如,與視覺和味覺相關的網絡,拳師狗和杜賓犬與其他犬種存在顯著差異;為運動格鬥而飼養的狗,它們腦中有關恐懼、壓力和焦慮反應的網絡也與其他犬種不同.

不過,赫克特也指出,她的研究有一個缺點,即所有接受測試的狗都是寵物狗,而不是工作犬.但她表示:“即使這些狗並沒有積極地執行這些行為,但令人驚訝的是,我們能看到他們大腦中的這些差異.”

她還說,我們正在如此顯著地改變周圍的物種,以至於影響到它們的大腦結構,這一事實“意義深遠”.亞利桑那大學比較心理學家丹尼爾·赫斯科特說:“這是一項令人興奮的新研究,以前科學家從未真正用這種方法研究過狗.”

[wp-rss-aggregator template="title-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