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子憑空照出「爛臉老人」!道士一丟鈴鐺…下秒椅子騰空砸來

文/俄式酸奶

*續上集*

這個鬼故事有點長,但算是酸奶少數看過很不錯的俄國鬼故事!話不多說,來看看通靈道士(亂講話)怎麼樣降妖除魔吧!

—–故事開始—–

晚上,也許是個美好的夜晚.在我不慌不忙地前往處理事情的路上,提著的袋子有點重,這一點讓我覺得蠻開心的(酸奶:裡面感覺都是酒).我沒告訴奧爾嘉我哪時候會到,所以當我到的時候,他們幾乎已經處於緊張的崩潰邊緣.

恐懼對一個人的影響真的很大,他們甚至讓一個陌生人進到自己家裡,這真的是完全絕望的人,才會做的事情了吧.

人為什麼在晚上的時候比較容易覺得害怕,白天的時候就不會呢?其實不管白天、晚上,這些鬼魂都是會現形的,只是人們在陽光普照的時候不會害怕,所以他們也無法靠近.但晚上就不一樣了,天黑讓人害怕、缺乏安全感,所以這些鬼魂就可以出來嚇人.

「你的背包裡面,有可以對抗超自然現象的武器?」奧爾嘉緊張地問我,打斷了我的思緒.

「嗯啊,之類的.」在緊張之際,我拿了一瓶啤酒坐到鏡子旁邊,打開,爽快地喝了起來,「咕嚕咕嚕咕嚕,喔好爽,終於可以喝酒了!」(酸奶猜測無誤,俄國人真的做什麼事都要來上一點酒)

「你這是在幹嘛?」

「聽著,」我打斷了她的話,目不轉睛地盯著走廊:「為你們好的話,應該要請你們離開這棟公寓,這樣你們才不會看到可怕的景象.但我懂你們一定不會讓我一個人留在這裡.既然這樣,為了防止意外發生,妳跟妳的孩子都必須答應我,不准踏出這個房間一步.明白?」

「這裡會發生什麼事?」

「不知道,」我喝了一口啤酒:「反正應該會蠻歡樂的吧.聽好了,現在跟你們住在一起的這『東西』想要把你們殺了,他會把你們弄到發瘋才甘願.遲早有一天你們早上醒來,第一個看到的是一張醜臉貼在你們眼前,妳的心臟就被嚇停,然後剩妳兒子獨自一人跟『他』相處.」

「這時候妳兒子就會被他附身,接下來兒子不是發瘋,就是會用任何一種他喜歡的方式自殺.」

我看到他們的臉,隨著我講的每一句話越變越慘白,也感覺到恐懼慢慢地佔據他們的理智,整個人呈現驚慌狀態.連我都能感覺到了,「那東西」一定也都感覺得到,那「他」差不多也該出來了,畢竟恐懼對他來說像毒品一樣.

在我的演說快結束時,廚房的地板突然吱吱作響.就是現在!我從背包裡拿出一個小袋子,在房間門口倒了一些啤酒,再撒了一點貓毛.

「如果你們離開這個房間的話,我會馬上走人,你們就只能跟『他』自己想辦法好好相處了.自己想清楚,好好地待著.」

奧爾嘉點點頭,緊緊地把小孩按在自己身邊.很好,她真的了解事情有多嚴重.也就是說應該不會發生什麼意外.

語畢,我拿起一包那種到處都有賣的普通鍍銀小鈴鐺,把一整包倒進我風衣的口袋裡,然後來到走廊盡頭的鏡子前,死盯著鏡子喝酒.

▲▼(圖/俄式酸奶攝)
▲一般俄國民房裡的走廊.(示意圖/俄式酸奶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大約15分鐘後,角落閃過一個黑影,是一個駝背的老人,他開始來回踱步,不看我一眼.但沒差,我也不趕時間.

老人猛地轉向我,這時從嬰兒房傳出咯咯咯的笑聲.我聽到奧爾嘉嚇得尖叫,真的很後悔那時候讓他們留下來.笑聲一下子就停了,鏡中的老人在角落看著我,現在我已經可以看清楚他的長相了.

他是一個已經潰爛一半的老人,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尤其是他用憎恨的眼神看著我的時候,他的臉真的蠻醜的,反正就是個典型的獨居老人吧,極為厭世那種,跟其他獨居老人唯一的差別,應該就是他已經掛了.

突然,廚房的地板開始吱嘎吱嘎地響,我想都不想地就往那裡丟了一個鈴鐺.鈴鐺發出了令人煩躁的聲音,同時一張凳子從廚房飛出來,不偏不倚地砸到我的手.我跟椅子搏鬥了一小會,但這個時間已經夠這個老怪物逃跑了──鏡子變得空空如也.

「靠邀!」

我閉上眼睛仔細聽音辨位,但我只能聽到奧爾嘉的喘氣聲跟她兒子的哭聲.我悄悄地經過小孩房,看了一眼掛在床對面的鏡子,鏡子也是空的,現在只剩廚房了.

一個噁心的玩具笑聲突然從小孩房傳出,打斷了我前往廚房的路.我回到鏡子前,老怪物在那邊,我稍微有點放心了.他就在小孩房的鏡子裡對我邪笑著.

「你是誰呀?」

聲音不是從鏡子傳出的,而是鏡子反映出他在房裡站的相對位置.根據經驗,我不能把視線移開鏡子,所以我盯著這個老怪物看,順便又啜了幾口啤酒.

「你怕死嗎?」

這次的聲音是直接貼著我的背傳出來的(酸奶:x的!感覺超噁欸),我拿起第二個鈴鐺丟到背後,從鏡子中的反射看來,他很痛苦.現在整個房間都在我的視線中,他也知道,當我第二次丟鈴鐺的時候,我就可以閃掉所有障礙物,然後把鏡子砸破-也就是說,他可以第二次去見閻王了.很好,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你到底想幹嘛?!」他原本發出咯咯咯的噁心聲音瞬間轉為尖叫.

無聊,每次的套路都差不多.我不發一語,只是靜靜地邊喝啤酒,邊看著這個在房間裡竄來竄去的老怪物.不過只要我盯著他,他就怎麼竄都竄不出這個房間.為了加快驅魔儀式,我又丟了一個鈴鐺到背後,老怪物又憤怒地大吼.

房間裡的東西開始飛來飛去,但沒有一個是往我這邊飛的.一切都很順利,直到奧爾嘉的白痴兒子把門打開……

「亞爾圖,回來!」

每個故事總是要出現一顆老鼠屎,嘿沒有錯,亞爾圖就是那顆.

*續下篇


[wp-rss-aggregator template="title-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