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于謙當初不立朱見深為帝,讓孫太后監國,以避免後來被殺

當初朱祁鎮在土木堡被瓦剌俘虜後,于謙為了避免明朝滅國的危險,在徵得孫太后同意後,把朱祁鎮的弟弟朱祁鈺扶起來,立為皇帝.並且組織了北京保衛戰,打敗了瓦剌,從而粉碎了瓦剌的陰謀.

但是,由於此後瓦剌把朱祁鎮放了回來,引發了“奪門之變”.最終,于謙被朱祁鎮殺掉.這裡也就有了一個問題,當初于謙如果不是把朱祁鈺扶起來,而是把朱祁鎮的兒子朱見深扶起來,由孫太后監理國政,是不是會更好呢?至少,朱祁鎮如果回來後,因為是自己兒子當皇帝,他當然可能不滿意于謙,但至少不會殺于謙.

(于謙劇照)

那麼,于謙當初為什麼沒做這樣的選擇呢?

一、朱祁鈺本來就是監國.

朱祁鎮率軍北伐瓦剌的時候,就已經安排朱祁鈺監國了.也就是說,朱祁鎮離開後,朱祁鈺實際上是朝政的主持人了.如果于謙把朱見深扶起來,那麼,怎麼安排朱祁鈺呢?朱祁鈺幹得好好的,權力無緣無故被剝奪了,他能高興嗎?要知道,從後面的情況來看,朱祁鈺實際上是有權力慾望的.讓一個有權力慾望的人丟掉權力,那顯然是會很麻煩的.

如果于謙真扶持朱見深,那麼朱祁鈺肯定會和于謙對抗.這樣一來,就有可能造成內亂.內亂爆發了,怎麼還打得贏瓦剌?由此可見,于謙是絕對不會做這種選擇的.

二、于謙害怕被人議論.

于謙如果扶朱見深起來當皇帝,表面上是讓孫太后監國.但實際上,孫太后一個女流之輩,她能有什麼見識.也就是說,整個朝政大權,實際上將掌控在于謙手裡,大事小事都得于謙來掌控.

于謙如果是一個權臣,他肯定有這樣的心理,肯定會做出這樣的選擇.而且,于謙做這樣的選擇,別人也不會說什麼.但是,寫過“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的于謙,顯然並沒有權臣的心理,他並不願意被人議論.

大家都知道,明朝的黨爭是很厲害的.于謙如果這樣做,他一定會遭到其他朝臣的議論.這樣一來,必然會在朝廷上掀起腥風血雨.這勢必又會引發新一場內部爭鬥.這顯然是不利於團結一致,共抗瓦剌的局面的.

(朱祁鈺劇照)

三、于謙怕屈從於瓦剌的要求.

朱祁鎮是孫太后的親兒子,每個當母親的,都非常愛自己的兒子,而朱祁鈺並不是孫太后的親兒子.

當初孫太后之所以答應于謙的建議,讓朱祁鈺當皇帝,是因為當時形勢十分危急,再加上于謙等大臣逼迫,所以孫太后不得不答應.

雖說孫太后答應了,不過她也就僅僅有這麼一點話語權.此後,也就沒她什麼事了.但是,萬一讓她監國,她雖然沒什麼見識,但是話語權是不小的.再加上于謙為了避免別人說他是權臣,因此肯定會事事徵求孫太后的意見.

如果瓦剌把朱祁鎮押解到北京城下,讓明朝答應某種條件,並且威脅明朝說,不答應,就殺掉朱祁鎮.那樣一來,作為當母親的孫太后,肯定是扛不住的,她是一定會答應的.她一旦答應了,事情就變得太麻煩了,明朝就失去主動了,對抗瓦剌,還怎麼打得贏呢?

四、朱見深當皇帝不適合禮教.

我們知道,古代是禮治社會.在禮治社會裡,“孝道”是最首要的,“百善孝為先”嘛.

如果朱見深當皇帝,朱祁鎮是他的父親,他救不救朱祁鎮呢?不救,那他就不孝道.救,必然受制於瓦剌.總之,朱見深當皇帝,並沒有讓明朝處於主動地位.

而朱祁鈺當皇帝,就不存在這個問題.朱祁鈺是兄弟,兄弟對哥哥,不存在“孝”的問題,只存在“悌”的問題. “悌”的問題並不是禮制的首要問題,因此,不會陷入被動.

(朱祁鎮劇照)

五、于謙沒料到朱祁鈺儿子會死.

瓦剌說要把朱祁鎮放回來的時候,朱祁鈺不想讓他回來,特地徵求了于謙的意見.于謙說,皇位已經確定了,不會再更改了,因此朱祁鈺才答應接受朱祁鎮.

從這裡可以看出,于謙對朱祁鎮回不回來,都是沒怎麼在乎的.他認為皇位已經在朱祁鈺一脈上往下傳遞了,不會再有其它變故.誰料到,最終朱祁鈺儿子死了,朱祁鈺又生了重病,這才給朱祁鎮奪位創造了條件.

但這些事情,于謙怎麼可能未卜先知呢?

(參考資料:《明史》《明實錄》) 返回本站,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本站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wp-rss-aggregator template="title-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