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戰爭晚清敗得有多荒唐?看這幾條段子就知道

一:滿朝沸騰的“開門紅”

甲午戰爭裡,中日雙方正式宣戰,是在1894年8月1日,但之前的幾天裡,清軍與日軍已在朝鮮牙山大打出手. 最終由於主帥葉志超遁逃,清軍不支退去,結結實實遭了個“開門黑”.誰知這麼個糟心消息,送到大清朝堂上,竟變成了激動人心的“開門紅”.

原來這打仗不給力的葉志超,寫戰報卻十分給力.送回到國內的戰報,竟是“倭兵(日軍)三千死一千餘”的輝煌大捷.被日軍追得氣喘的葉志超,邊跑邊給老上級李鴻章海吹,說自己正帶兵向著日軍控制下漢城高歌猛進,離漢城已不到八十里,眼看就要把日本人揍出朝鮮去.如此給力捷報,自然叫清王朝上下頓時打了雞血,8月1日就高調發布《宣戰詔》, 宣稱要把日軍“迎頭痛擊,悉數殲除”,儼然一副趕盡殺絕的架勢.

但大清滿朝文武哪裡想到,在他們興沖衝高呼宣戰四天后,初戰告捷的日軍,就在漢城樂顛顛慶祝,漢城凱旋門的鼓樂齊鳴裡,日軍把繳獲的清軍槍砲物資擺了一片,給漢城官民還有各國記者來了場大展覽,還豎起寫有“清兵戰敗之證”的大旗. 這毫無爭議的實錘,火速佔據各國報紙頭條,給清王朝來了個打臉啪啪.剛開打,大清朝就現了個眼.

這樣一支欺瞞成習慣,如此大事都敢海吹的清軍,又有多少贏面?

二:逃跑主帥送大禮

甲午戰爭,首先是在朝鮮開打陸戰,但最先撐不下去的,反而是開戰一個多月裡,摁著清軍打的日軍.

打到是年9月上旬時,雖說清軍一路敗退,日軍正全力總攻平壤.但日軍的糧食彈藥,卻也瀕臨極限.當時紅著眼朝平壤猛衝的各路日軍,就連軍官們每天也只能喝兩碗稀粥,士兵們到了“苦糧乏”的地步,比起節節敗退卻物資充足的清軍,簡直是天上地下.以日本學者藤村道聲的哀嘆說: 如果當時清軍能在平壤堅守兩天,強弩之末的日軍,只有潰退一條路.

而在9月15日拂曉,平壤城防戰打響後,雖說清軍主帥葉志超慫包,但戰將左寶貴挺身而出,扛起防禦重任,以其血戰殉國玄武門的壯烈一幕,激得清軍拼死力戰.近九個小時的血戰裡,日軍雖然攻克玄武門,卻還是沒啃動平壤內城,糧食彈藥接近告罄.平壤地區的大雨,更把露天作戰的日軍澆的透心涼,眼看就是無功而返的節奏.

但關鍵時刻,清軍主帥葉志超,卻被這慘烈戰鬥嚇軟了腿,竟不顧眾將反對,做出棄守平壤的決定.更可恥的是,他還主動給日軍寫信告饒,求日軍放撤退的清軍一馬.本來筋疲力盡的日軍,這下來了精神,立刻在清軍逃跑的各條要道打埋伏.是日晚上八點起,平壤瓢潑的大雨中,毫無防備的撤退清軍,就這樣遭到日軍突然虐殺.各個要道上“清兵人馬屍體,累累如山”.這些之前還死戰不退的清軍將士,就這樣被葉志超的瞎指揮坑死.

圖:左一葉志超

另外還有日軍兵不血刃拿下的平壤城裡, 五十六萬發子彈和六百公斤金銀,以及堆積如山的糧食,全給人困馬乏的日軍大補血 .葉志超,就這樣以他的貪生怕死,給日軍送了大禮.

更荒唐的是,撒腿跑路的葉志超,吹牛風格還是不變,竟又編造了自己血戰平壤的光輝事蹟.真騙的清王朝下旨表彰他“深入異地,苦戰連日”.直到事情穿幫後才被辦罪.可這麼一個吹牛怕死的坑貨,竟能坐在主帥位置,坑死多少忠勇將士.如此清軍,怎能不敗?

三:嚇壞日軍的“中彈受損圖”

甲午中日黃海大戰,北洋水師與日本聯合艦隊,展開了一場震撼十九世紀末的廝殺.之後被後世中國文人黑慘的,當屬北洋水師.但把日本嚇得滿頭冷汗的,更是北洋水師.

黃海大戰結束後,標榜“一艘戰艦都沒沉”的日本艦隊,把各艘軍艦的受傷情況,繪成醒目的“中彈受損圖”,然後看到震撼一幕: 日本所有軍艦,中彈位置都在“艦尾”、“中部煙囪”和“水線以下”三個位置.這是當時鐵甲艦上最為致命,戰斗里卻極為難打的三個位置.可航速噸位火力嚴重吃虧的北洋水師士兵們,卻憑著高素質的射擊水平,精準狠打日本艦隊要害.他們在這場戰斗里的命中率水平,不但遠遠甩開日本艦隊,甚至堪稱當時全球頂級.

如果當時北洋水師打出的砲彈,能夠多幾枚靠譜的開花彈,“一艘沒沉”的日本艦隊,恐怕將迎來一艘艘沉沒的厄運.

可是,即使這樣又如何?為何北洋水師會缺乏彈藥,正因1891年起,清王朝昏聵的官員們, 提出了暫停海軍建設的主張,以至於甲午戰爭爆發前的三年裡,這支艦隊一直在坐吃山空.這才有了“亞洲第一”的北洋艦隊,火砲比日本艦隊少七十多們,總噸位比人家輕八千多噸的咄咄怪事.只可惜了,那些在敵強我弱劣勢下,浴血死戰北洋水師將士們.

四:清朝輸的更慘的“另一仗”

比起海陸戰場的節節敗退來,清王朝輸的更體無完膚的,就是“媒體公關”.

當時的清王朝,對“國際輿論”堪稱一臉蒙圈,可日本卻高度重視,甲午戰爭開打前, 就在英國美國的各大知名報社玩命撒錢,還重金聘請了美國知名記者豪斯等人,玩命給日本這場侵略戰爭玩命吶喊,竟說這是“文明日本拯救朝鮮,懲罰野蠻中國的正義戰爭”.以日本外交官青木週藏的說法,當時每一篇鼓吹日本的文章,都可以得到日本政府至少六百英鎊的稿費酬勞.放在當時西方,簡直是天價稿費,十足的下血本.

憑著這不惜血本的“輿論戰”,甲午戰爭開打後, 西方各國主流媒體,幾乎清一色的給日本搖旗吶喊.尤其是《泰晤士報》,更是收錢辦事,哪怕日本砲擊英國船“高升號”的丑劇爆發後,拿足好處的《泰晤士報》,立刻請了兩位英國知名專家來,巧舌如簧給日本海軍洗地,竟說日本砲擊英國船,屬於正義行為,責任全怪“野蠻的中國”.

甚至在旅順淪陷,兇殘的“旅順大屠殺”發生後,整個旅順城兩萬多無辜百姓遇害.如此殘忍暴行曝光後,在日本的金錢攻勢下,《世界報》等西方知名媒體,也是紛紛替日本“闢謠”. 竟把這場兇殘暴行,甩鍋成“清王朝殘暴統治引起”,死難的無辜百姓,更被造假成“清軍士兵”.不動聲色就洗地成功.

日本侵略者顛倒黑白的伎倆,一百年來總是駕輕就熟.而所謂“自由公正”的西方媒體,就是這麼一群玩意.

可是,整個的輿論戰裡, 戰場上焦頭爛額的清王朝,反應卻非常遲鈍,從頭到尾都沒有發出自己的聲音.這沒有硝煙的戰爭,都打到如此亂七八糟.整個甲午戰爭從頭到尾,更由此可見,應對是何等的被動昏聵.

即使拋開雙方的實力對比說,這也是一場清王朝從戰備到戰略,處處低能無知的戰爭.其中的差距,絕非先進武器可彌補——半睡半醒的晚清,遇到這樣一隻瞪紅眼睛的惡狼,結局已註定,教訓,至今警醒. 返回本站,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本站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wp-rss-aggregator template="title-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