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後台常鬧鬼!白目學生不甩前輩提醒…隔天自摔雷殘

文/卡吉兒

大家有進劇場看戲的經驗嗎?不少人應該都是在舞台前方的座位,看著舞台上光鮮亮麗,而我曾在劇場工作時,親身經歷這麼一段故事……

那一年我因為就讀相關科系的關係,所以我經常參與舞台這方面的事情,常常跟著劇團到處跑,在各大劇場後台摸黑幫忙,本身屬於幕後人員的我很常在舞台後方累到睡著,醒來繼續工作,有時候甚至累到,連作夢都會夢到腳本劇情.

有一次,我們去到某個偏鄉地區的演藝廳,剎那間迎來的氣息,讓大夥都覺得不太舒服.

▲▼舞台,劇場,後台.(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劇組進到演藝廳後,皆感到不舒服.(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但由於大家還是把專注力,放在隔天的演出上,所以也不疑有它的開始佈置舞台、演員開始對角本走位、燈光師設置燈光、音控師測麥克風、化妝師、服裝師也開始就定位,大家各司其職,就是為了呈現完美的演出.

但小劇團通常人手都會有些不足,所以大多是學校社團,來支援的孩子.相對的他們對劇團裡,背後的文化也是一無所知,其中有個比較白目的學生,叫做阿克.

在一開始進到漆黑的劇場時,阿克就故意發出奇怪的聲音嚇其他女同學,燈光師在設燈定位時,阿克就搗蛋在底下故意搖晃置燈的雲梯.雖然燈光師不害怕,但還是出聲制止他這種行為.

後來燈光師說起,他曾經碰到的一件怪事,早期他跟著學長學置燈,因為學長趁四下無人,在燈車升上後,偷偷在上面抽煙.

結果空無一人的舞台,卻憑空出現了一個老人的聲音……嚇得那位學長差點從兩層樓高的燈車上,摔下來.

燈光師提醒我們,在舞台上什麼事都可能發生,阿克聽完一臉不在意的表情,也落入我的眼裡,但我也沒多說什麼,畢竟,他感受不到因他的吵鬧而聚集在他身邊的那些影子.

中午過後,大家因為吃了便當昏昏欲睡,為了趕明天的進度,大家還是同心協力佈置現場,好不容易告一段落,大家終於可以休息了,但阿克居然不見了.

才發現他一臉慘白,邊尖叫、邊狂奔至舞台中央,導演終於忍不住開口斥責他,阿克卻一臉驚恐:「剛剛……剛剛……我……」

導演:「你又怎麼了?又在裝神弄鬼是不是?叫你來做事,不是來偷懶的,大家都那麼忙,你是跑去哪裡了!」

阿克:「我剛剛跑去後台,後面有一個長廊,那邊有長椅,我想說那邊不會有人走動,所以我就跑去睡覺……」

導演:「很好,你還有臉跑去睡覺,你可以坐車回去了.」

阿克:「不是啊!導演,我只是……我本來也想要過來,結果我動不了.」

導演:「哇,小朋友,說謊也要打草稿好嗎?什麼動不了?你是要跟我說你遇到鬼嗎?!」

阿克:「我就真的遇到鬼啊!我躺在那邊也才一下下,想說要起來了,結果我整個人,被固定在椅子上,然後感覺胸口好重,感覺有人壓在我身上,然後我就聽到一個女生的聲音.」

阿克:「祂問我『你是不是很想遇到我啊?』接著我就看到一個白影,跪在我胸口上面,祂彎著腰看著我,頭髮一直搔我的臉……」

當時我並不覺得阿克是在說謊,因為那團白影,還是一直纏繞著阿克.

導演:「那現在呢?」

阿克:「現在……我……」

當阿克還在搞不清楚狀況時,燈光師拍了拍阿克的肩.

燈光師:「你現在誠心的對著舞台道歉吧!就跟你說過不要亂搞了不是嗎?」

阿克:「X,我又沒怎樣,道歉什麼?」

燈光師聳聳肩就離開了,其他人也跟著離開去休息.

阿克:「我就不信是會怎樣?!」

當晚,我們彩排,阿克轉場時,不慎被大型道具給割到,出現一個大傷口,當下鮮血直流,阿克猛爆粗口.

接著燈光師調燈架,準備重新設定燈光時,在一旁休息的阿克,卻被突然爆掉的燈芯碎片,給紮破手臂,站在燈具旁的燈光師,卻毫髮未傷.

隔天,阿克就再也沒有出現在劇場了,從他同學那邊打聽到,原來昨晚阿克騎腳踏車回家的路上自摔,嚇到他不敢踏進劇場,連忙請家人帶他去拜拜.

不管到哪裡,我們都要懷抱著尊敬的心,才不會有這種慘痛的教訓呀~


[wp-rss-aggregator template="title-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