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z認失控摔門! 一聽LOL世界冠軍「100萬美金要平分」怒飆憑什麼

文/Toyz劉偉健

榮耀過後

獎金分配這件事情對我來說就像是夢魘一樣,不斷縈繞在我的心底且揮之不去,我得說,那時候的我是個初出茅廬的小子,不畏懼挑戰也不害怕威權,我想要什麼、我應得什麼,我都會盡全力拿到手,因為那本來就應該是我的,錢這種東西尤其如是,我的出身並不富裕,在家裡我基本上是被放棄的孩子,我需要用各種成績來證明自己的存在,這筆錢對我來說有多麼重要,當時我覺得肯定沒有人可以理解.

我又再次寄發了那封電子郵件,基本上我已經不抱著收到回信的期望了.

▲▼英雄聯盟.(圖/時報出版提供)
(圖/時報出版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下同.)

那幾天我與隊員們一同享受著奪冠後的餘韻,並趁機觀光,中間還有接受幾次訪問,但我再也沒與他們提起讓我如坐針氈的獎金分配問題,我知道那樣做是煞風景的,我們只是專心於世界冠軍的喜悅之中而已.

一切都得等到飛回台灣,我們到了總部Garena 開會,我記得那時辦公室是在台北的信義區那邊,我們全隊聚集在小辦公室討論獎金分配問題,先發的五人,還有兩個替補成員NeXAbc 與Colalin,領隊Erica、經理泡芙以及當時的CEO Retty.

「恭喜、恭喜,恭喜各位奪冠啊.」Retty笑嘻嘻地說著.

▲▼英雄聯盟.(圖/時報出版提供)

簡單的祝賀與噓寒問暖後,我們很快地切入正題,我發現大家都相當安靜,看天花板的看天花板、看地上的看地上,彷彿天花板或地板上有著一百萬美金似的,見此,我劈頭便問了.

「所以你有收到那封信嗎?」

「什麼信?」Retty偏頭.

「我――」我想了想後說:「我有寄一封對於獎金分配的建議到你的電子信箱裡.」

聽了那個郵件地址,Retty笑了笑說:「噢,那個信箱我很久沒用了,所以你說了什麼?」

「我覺得獎金的分配這樣來說不太合理.」

我詳實地解釋了我與隊友討論出來的結果和建議舉措,Retty只是聽,最後他慢慢地說:「但我們還是主張要平分冠軍獎金,每個隊員都應該得到一份.」

「但我覺得不合理.」

「好吧,那一個禮拜後,我們再開會,到時候我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覆.」

會就這麼散了,雖然我還年輕,但我還是能體諒他的做法,畢竟很多事情本來就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處理完畢的,當時的我沒有想到這麼做會傷害到別人的情感種種,對我來說這只是一個應該爭取的權益,而在這個禮拜期間,Retty也有來找過我單獨談談.

▲▼英雄聯盟.(圖/時報出版提供)

當時的我把訓練的狀況、我遇到的處境以及當時世界賽前、泡芙對我說的那番對話,我一五一十地向Retty說明,而他也拍著我的肩膀不斷地說著「我明白」、「我能理解」,所以在當時我覺得事情是真的有轉機的,Retty似乎也是個明事理的人,對於這樣不公平之事,他自然會有裁示,當時的我是相信他會給予我一個滿意的答覆.

不料一個禮拜後的會議上,他開口便說:「最終我們公司討論的結果是:七人平分.」

聽到這樣的答覆我先是一愣旋即轉為憤怒,一來這不是令人滿意的答覆,二來這樣的話之前的溝通算什麼,再者你怎麼會覺得這樣的結果會讓我們所有人滿意?如果這是最終結果的話,那這樣的結果未免太不合理.

當下我無法顧慮太多,也無法控制自己的理智,一直拉著我的那條繩子斷了,我也不介意其他人是否在意,我握緊拳頭,開口問:「請問這件事情還有討論空間嗎?還是沒得商量、是最終決定了?」

「這是最終決定了.」Retty斬釘截鐵地說.

「這他媽的根本不是個滿意的答覆!」

我起身奪門而出,用力把門碰地一聲甩上,會議戛然而止,頭也不回地離開那個會議室,他原本承諾這件事情會圓滿解決,他會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再者已經沒有討論的餘地了,我已經沒有繼續控制情緒的必要了.

我離開時可以透過會議室的落地玻璃瞥見他們臉上的尷尬,以及那兩位候補的神情,但我不在意,對我來說這些都不重要了,我也不在意其他坐在辦公室的Garena用什麼樣的眼神看我,我不在意他們在交頭接耳些什麼,我根本也不在意我在他們心中的看法是什麼,我就這樣從走廊揚長而去,去化妝室小解之後,我坐在他們休憩區發呆,忿恨占滿了我全部的思緒,這時Stanley走了過來.

「哇,你好屌,」他苦笑著說:「你怎麼敢這樣?」

對他們來說,在臺灣他們似乎沒辦法想像有員工敢對老闆做這樣的反應,遑論那時候我們年紀尚輕,但對我來說,這件事情就只是在爭取我應得的權益而已,未來能不能繼續在這個企業旗下工作或打拚都不是我考量的點――或許這個是MiSTakE考量的點,但那不是我的.

「你剛剛走了之後,我們有再討論一下,」Stanley小心翼翼地說:「他們說可能會再想想看,看看能不能有其他辦法來解決這件事情.」

當時的我仍然沒辦法冷靜下來,見此Stanley也先去廁所,逃離了那樣的現場.

後來我忘了是Retty還是泡芙有過來找我說話,他們說這件事情是還可以再討論的,也還有轉圜餘地,或許我們可以找出什麼解決的辦法.

我猜想可能是類似那樣的談話內容,但是在當下我真的沒辦法冷靜下來,所以對於談話內容我沒什麼印象,不過我明白他們是試圖想平復我的情緒,但因為只有口頭上的承諾而沒有結果,所以對我來說那只是在敷衍而已.

他們所說的大部分的內容我都忘記了,我只記得他們似乎說了這麼一句話:「我們還是得給候補的家長一個交代嘛.」那你有辦法跟我交代嗎?那你怎麼不怕沒辦法跟我的家長交代呢?對於他們的說詞,我還是相當不理解、甚至是憤怒的,但那時候我也隨便應了兩句:「好吧,那就看看再怎麼解決吧.」先給了彼此一個台階下.

▲▼英雄聯盟.(圖/時報出版提供)

經過幾番折騰之後,最後我們得出了一個差強人意的結果:冠軍獎金分成六份,先發五人每個人拿一份,最後一份兩個候補平分,雖然我的心底還是很不平衡,畢竟那兩個候補還是拿到了一筆他們不該拿到的錢,不論是根據他們的努力、付出、參與程度,不論根據哪個面向,他們都不應該拿到這筆錢,我心底還是很不平衡.

當時我與Stanley甚至覺得這份錢乾脆平分給後勤經理泡芙和領隊Erica都比較合理――甚至分七份給她們都可以,畢竟她們真的很認真的在為我們打理上下.

對我來說,只要不是無所事事的那兩個候補就好了,這樣我的心底都會舒服一點,畢竟這件事情的出發點並不是我錢少拿了,而是他們倆錢多拿了,但設身處地想了一下,至少他們改變了原有的決定,所以我就覺得算了,這件事情就這麼潦潦草草地翻篇了.

現在想想,我當時做事情真的是太直接了,我一直都把事情想得很簡單,我認為不論什麼事情,只要道理站在哪一邊,就該往哪個方向走.

以前的我總會覺得這是我應該要有的,那你就一定得要給我,也因此忽略的對方的感受,經歷了這麼多年來的事情之後,如果現在的我回去到那個時間點,或許會用更圓滑的方式處理,而不去反抗或表現得那麼地執著,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人生就像是停不下來的實況,你沒辦法修改你已經做過的事情.

然後接下來就是你們知道的了,網路風向一面倒,甩門椅子、貪婪中路、壞脾氣港仔種種,當時在網路上有許多人憑藉著一知半解的訊息,或者是有公司員工看見了這樣的情景,加上一些自以為合理的揣測後,就把他們所知道的加油添醋放上網路上討論,成為了大家茶餘飯後的笑料,甚至對此義憤填膺什麼的.

而他們有些人現在還成為了獨當一面的賽評主播,但我也不覺得有什麼委屈的,畢竟就算當時我出來去澄清什麼,那也會成為一面之詞,也無法改變什麼輿論走向,所以我選擇了安靜,也再沒去爭取什麼.

▲▼英雄聯盟.(圖/時報出版提供)

就在事情似乎告一段落後, 我分到了十萬五千元美金(約新台幣三百三十萬元左右),算來算去扣稅之後分成七份似乎也不應該是這個數目,但我也懶得再去計較些什麼,Retty那時候說海外稅是40 %,當時我覺得這個稅未免過重,但我也沒去細究,不過那時候Stanley跟我說了一件耐人尋味的事情.

Stanley的哥哥在美國的銀行工作,他們倆感情挺好的,也時常聊天,這件事情自然也成為了他們兄弟之間的話題,然後有一天他跑來跟我說.

「欸,Toyz,」他神秘兮兮地說:「我哥說海外稅不可能那麼重誒,不可能課到40%啊,沒道理說什麼國外扣20、國內再扣20吧,根本不合理啊.」

他的這個情報正巧印證了我的揣想――會不會當初獎金根本不是分成六份、而是「為了給候補一個交代」直接分成了七份?

當時心底的惡魔在我耳邊碎語,不過我也不是什麼稅務專家,沒立場去跟他們吵這個事情,吵了也站不住腳,而且最應該去提這件事情的應該是Stanley,但他不敢,所以當時聽聽就算了,也沒再去計較些什麼,對我來說這起事件就該這樣落幕了,我實在也懶得再去跟他們說些什麼.

*本文摘錄自《我是傳奇:英雄聯盟世界冠軍Toyz的人生實況》

▲▼英雄聯盟.(圖/時報出版提供)

作者:Toyz劉偉健

本文由 時報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wp-rss-aggregator template="title-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