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媳把8旬老母栓豬圈當豬養,好心男子衝上去就是一巴掌,豈料卻救了他一家人的性命!

人不孝其親,不如禽與獸.

秦河縣有一胡姓人家,家裡有兩兒,四十三歲的大兒胡黎,三十歲的小兒胡興.

還有一七旬老太,老太已步履蹣跚,白髮鬢鬢.

大兒子胡黎夫婦雖結婚多年,卻一直沒有子嗣.

胡姓人家本是普通家庭,一共三間房,胡黎婚後,住起來就更加擁擠了.

一日,胡老太叫來胡黎夫婦和胡興,對他們說道:黎兒,你與你媳婦先搬到那間小屋住兩天,我託人給興兒說了門媳婦.這兩天人家要來看看.

你什麼意思,家裡就這麼兩間房子,還讓我們搬出去.

你老糊塗了!那胡黎媳婦一聽不樂意了,她聽胡老太意思,大房子要給小叔子,一下急眼了.

娘,同樣是你兒子,憑啥讓他住大屋子.

他結婚可以,讓他出去再蓋房子,我們不搬,這樣我們已經很擁擠了,再搬到小屋怎麼住的開.胡黎說道.

這不是興兒要結婚嗎,結完婚就讓他們夫婦搬到小屋去.

先給他娶了媳婦再說.胡老太說道.

不管,他自己結婚,讓他自己想法去,還有,家裡雖沒多少東西,也該分家了,正好大家都在這,你看看這家裡東西怎麼分.那胡黎媳婦雙臂環抱胸說道.

一頭老母豬,一輛推車子,再就是這三間房子了.

現在家裡就這些東西.你們看怎麼分好.胡老太說道.

這樣吧,分家我一點東西不要,這兩天我出去看看蓋座新房子.一直未開口的胡興說道.

那好啊,你趕緊出去找的.那胡黎媳婦說道.

不過,我有要求,我蓋好新房之前,咱娘你們要照顧好.胡興說道.

怎麼,交給我們照顧,她也是你娘,別想著扔給我們不管.那胡黎說道.

哥,你誤會了,蓋好新房後,我把咱娘接過去和我住一塊.以後就不用你們操心了.胡興說道.

那你還不趕緊去找,在這不知道很佔地方嘛?胡黎媳婦冷冷說道.

胡老太看了看外面早就大黑了,剛想勸阻.

胡興說道,娘,你先在這住兩天,我蓋好房子就來接您.我去找村長談談.說完胡興便出門了.

這胡興出門卻徹夜未歸,到了早晨,有人敲胡家大門.

胡黎開門一看,是村長.

村長著急說道:快,你家老二出事了.

原來昨夜胡興出門到村長家,在一陡坡,踩空滾下坡,頭碰到石頭,當場沒了氣.

胡家給胡興辦完喪事,胡黎夫婦迫不及待把胡興東西扔出去,把自己東西放進去.

現在人都走了,難道還來跟你搶嘛?唉,真應了那句話: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村民看到胡黎夫婦如此行徑,暗地裡只罵真不懂事.

而那胡老太因小兒子的死,天天以淚洗臉,雙眼都哭瞎了,嗓子變啞了.

胡老太醒來坐床上一坐就是一天,那胡黎夫婦對此卻不管不問,反而開始嫌棄起胡老太了.

這麼大年紀,還佔著房子,她怎麼不隨那短命鬼一起去呢!胡黎夫婦兩人在飯桌上吃著飯說道.

而在胡老太床旁邊放著一碗已好幾天的粥.那胡黎想了想,吃完飯,當晚跟媳婦商量了一晚.

第二天,胡黎夫婦把胡老太抬出房子,放到豬圈裡一乾草堆裡.然後捏著鼻子出來了.

(示意圖)

娘,燕兒懷孕了,得騰出一間房子來給她養胎,您先在這裡將就著,等燕兒生完孩子,再讓您回屋.胡黎在豬圈外說著.

胡老太好似什麼也沒聽見似得,在那呆坐著,口裡叨唸這:興兒,興兒,你在哪裡,你不能扔下娘不管啊!興兒~胡老太眼裡流出兩行濁淚.而小腹平坦的胡黎媳婦正喜滋滋的打掃胡老太騰出來的房子.

就這樣,再過一年就八旬的胡老太被兒子送進豬圈裡.

胡黎白天到田裡務農,而他媳婦則做些豬食餵養那頭老母豬,在胡老太腿上有一鐵鍊子鎖著,胡黎夫婦怕她出門揭露自己的醜行.

胡興在村裡曾有一髮小叫李順,以前也來胡家玩過.

話說他今天下田回家,路過胡家,想了想,心道,去看看胡大娘過得怎麼樣,也算替小興盡盡孝.

在胡家門口,喊了幾聲,卻沒人回答.

李順便一人進去了,看了看房裡沒人,聽到豬圈那邊「咕嚕咕嚕」的聲響,朝那走去,他一看豬圈,頓時火冒三丈.

原來那胡黎媳婦正把胡老太頭按在豬食槽子裡,逼她吃主食.

李順想也沒想,上去一巴掌扇在胡黎媳婦臉上,又一腳把她踹在牆角裡.

胡黎媳婦被打,臉紅了起來,像個潑婦一般去抓撓李順.

李順把她推倒在地,說道:剛才那一巴掌一腳是替胡興打的,你這種不孝兒媳,老天早晚會來收拾你的,你等著吧!

(示意圖)

興兒,興兒,你在這嗎,興兒!胡老太趴在地上抓住李順褲腳.李順剛想說自己不是.

可看到一老年喪子的胡老太,扶起他,流著淚叫道:娘,我是興兒,你受苦了,我蓋好新房了,來接您過去住.

好,好,我就知道他們騙我,咒我興兒死.胡老太一下笑了笑起來.

李順在一旁看著心裡酸酸的,留下兩行淚.

李順打開胡老太腳上的鐵鍊,背起她出了門,朝著自己家走去.

李順媳婦看相公背回一老人,上前問道:相公,這是誰?

胡興他娘.李順小心放下睡著的胡老太.

晚上,李順媳婦叫道:胡大娘,胡大娘,你起來吃點飯.

胡老太醒來,聽到一女人聲音.問道:你是誰家閨女啊?

我是……李順媳婦剛要說.娘,您忘了,這是您託人給我說的媳婦.李順說道.

胡老太只說道:好好好,我兒子終於結婚了.

後李順和媳婦一說胡老太被兒媳婦養在豬圈被虐待之事,李順媳婦聽了說道:有些人還真是畜生不如!李順夫婦便把胡老太安頓下來,當成自己親娘照顧著.

而那胡黎夫婦一商量,也不去找李順麻煩了,這樣胡老太被接走,他們巴不得.

過了一年,在胡老太八十大壽,村裡人給老太送去一些禮品,那胡黎夫婦連臉都沒敢露.

到了晚上,李順夫婦安排胡老太睡下.隨後也回屋睡下了.

到了半夜,李順夫婦卻被胡老太驚醒了.李順夫婦過去叫道:娘,怎麼了?

胡老太坐在床沿沉默了一會.順子,我其實都明白,你不是興兒,是你們好心,把我這老不死的接過來的.

我明知道你騙我,可你們知道嘛,我也騙自己,你就是興兒,這就是我的興兒.不然我心裡難受啊!

李順夫婦聽到後,落淚道:娘,我們就是您的兒女,您就把我當小興!

趕緊,你們今晚別在家裡住了,到村裡寺廟住一晚.今晚鬼差要來索你們夫婦命.

胡老太忽然聲音清澈的說道,一改往日的無精打采,現在看起來精神爍爍,雙眼也睜開了.

鬼差?可是為什麼?李順問道.

別問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胡老太催著.

胡大娘,那您呢?李順媳婦問道.

我得回家,家裡好像有事要發生,我也不知道什麼事.

不行,我回家了,你們聽我的,躲過這次大劫,你們便可長命百歲了.說完胡老太鞋也沒穿朝家趕去.

(示意圖)

看著健步如飛的胡老太,真不像一八旬老太.李順夫婦想了想還是聽胡老太話去寺廟住了一晚.

話說那胡老太回到自己家,看了一眼關著燈的胡黎夫婦房子.

她又回到豬圈裡,用手順了順自己的頭髮.然後閉上了眼.

接著天空想起了雷聲,隨後「咔嚓」連續五到雷電劈在了胡家房子上,三座房子瞬間成了瓦礫.

到了第二天清晨,李順夫婦站在自己家門前,一臉吃驚樣.

他們住的房子倒塌了,一臉後怕樣.如果昨晚住在裡面,指定活不成了.

李順夫婦想起胡老太,連忙朝胡家趕去,到了那,卻看到胡家三座房子也倒塌了.

胡黎夫婦沒這麼幸運,渾身焦黑,不知是被砸死在裡面,還是被雷劈死了.而在一旁的豬圈則沒事,胡老太在那閉眼坐著.

李順夫婦叫道:胡大娘,胡大娘.卻不見有迴聲.一試她鼻息,胡老太卻早已斷氣.

李順夫婦和村裡人把胡老太一家三口埋了.

李順夫婦跪在胡老太墓前,磕了幾個頭,含著淚說道:願天上沒有不孝兒子,惡媳婦.

娘,你一路好走.小興,你下面照顧好咱娘,啊,聽見了嗎?聽到的話,就托個夢告訴我.

而墓前燒的紙一下飛的很高,好似對李順夫婦的話做出回應.

胡老太臨死前為何突然變得很有精神,這可能就是百姓口中所說的迴光返照,迴光返照是人生前精力旺盛的一幕,去完成生前最關心的事.

這胡老太迴光返照看見了生人看不見的東西,才救了李順夫婦,而李順夫婦躲過一劫,這一劫得有人接著,胡老太本想回家應在自己身上,保護李順夫婦性命和家,卻無巧不成書的落在胡黎夫婦身上,這也許就是報應吧!

(示意圖)

世人評價:鴉有反哺之義,羊有跪乳之恩.

現實生活中,有些兒女做法連禽獸都不如.胡黎夫婦詮釋了何為畜生不如.

更敬佩李順夫婦的大義孝順,世上少幾個胡黎夫婦這樣的人,多幾個李順夫婦這樣的人便舉世太平了.


參考來源

[wp-rss-aggregator template="title-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