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仁藥業現金黑洞:孫公司成老賴,宋河酒業「吃錢」

貨幣資金超過18億元卻拿不出6000多萬元來分紅,被監管問詢後稱現金總額1.27億元,其中未受限金額才377.87萬.輔仁藥業成為近期資本市場的又一枚驚雷.

市場對輔仁藥業財務造假的質疑聲起,7月27日,輔仁藥業發布公告,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目前,公司控股股東輔仁集團所持股份被全部凍結,新京報記者實地走訪發現,其旗下有公司停產、員工停工、有供應商討要貨款,輔仁藥業的財務黑洞逐步浮出水面.輔仁藥業的錢去了哪裡?

6000萬分紅牽出疑案,輔仁藥業被立案調查

8月2日,在河南鄭州輔仁大廈,輔仁藥業董秘辦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河南證監局已與公司「進行了溝通」但尚未駐場.

輔仁藥業的資金鍊吃緊被擺在了明面上.

自4月中旬以來,輔仁藥業的股價就呈波動下降趨勢.7月22日,是輔仁藥業原定派發現金紅利的日子,投資者也可以藉此機會降低持倉成本,但投資者「失望」了.7月24日,輔仁藥業發布公告稱,公司因資金安排原因,未按有關規定完成現金分紅款項劃轉,無法按照原定計劃發放現金紅利.原權益分派股權登記日、除權(息)日及現金紅利發放日相應取消.輔仁藥業在公告中承認,公司經營有一定的流動性困難.

2019年一季報顯示,輔仁藥業貨幣資金期末餘額為18.16億元,卻不能派發約6271.58萬元的現金紅利,這成為了繼康得新之後資本市場的又一枚「驚雷」.

上交所火速問詢,要求輔仁藥業說明未能按期劃轉現金分紅款項的具體原因,核實目前貨幣資金情況,並核實是否存在資金占用及違規擔保的情況.輔仁藥業在回復問詢函時表示,截至7月19日,輔仁藥業及子公司擁有現金總額1.27億元,其中受限金額1.23億元,未受限金額377.87萬元.

盈科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葛磊對新京報記者表示,輔仁藥業並未按有關規定完成現金分紅款項的劃轉,相關股東可以依據載明具體分配方案的股東大會的有效決議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公司分配利潤.但輔仁藥業是否需要承擔法律責任,需要根據不同的情況具體分析.

7月26日,因輔仁藥業涉嫌違法違規,證監會對輔仁藥業立案調查.

18.16億元變1.27億元,兩者之間相差巨大,現金總額「蒸發」16.89億元.這也引發了業內對其財務造假的質疑.

具有十多年從業經驗的會計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一般對於財務造假的上市公司而言,背後往往伴隨著營業收入、毛利率、應收帳款等數據造假,在建工程也是值得關注的一項.

旗下藥廠停工,近1.8億投資仍在建?

7月30日,剛剛下過暴雨的鄭州籠罩在烈日的高溫下,新京報記者實地探訪了輔仁藥業旗下開藥集團的子公司鄭州豫港製藥有限公司(簡稱「鄭州豫港製藥」).

該公司位於鄭州市中牟縣官渡工業園區,工業園區門口掛著略顯陳舊的金色招牌,鄭州豫港製藥的大招牌旁邊是鄭州豫港之星製藥有限公司(簡稱「鄭州豫港之星」)的小招牌.從註冊地址來看,鄭州豫港製藥與鄭州豫港之星同在官渡工業園區,園區內停放著一些車輛,但記者未看到任何開工跡象,製藥廠房大門緊閉,沒有機器響動,也鮮有人在園區內走動.

門口的保安告訴新京報記者,鄭州豫港製藥與鄭州豫港之星已經停工近半個月,工人已經放假回家.當記者詢問註冊地址同在鄭州市中牟縣官渡鎮的鄭州遠策生物製藥有限公司(簡稱「鄭州遠策製藥」)的所在地時,保安指向了相隔一條街的兩棟在建的三層樓建築.記者再三向保安確認該建築是否為鄭州遠策製藥,保安給出了肯定的答案.

與鄭州豫港製藥相隔一條街的地方,兩棟三層的水泥建築已經停止了施工,周邊的藍色臨時圍擋還未拆除,建築材料仍碼放在臨時圍擋外,四周無人.

天眼查顯示,鄭州遠策製藥成立於2015年10月,註冊資本為500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輔仁藥業實際控制人朱文臣,開藥集團持有其100%的股權.2017年11月,鄭州遠策製藥的經營範圍由藥品研發及信息諮詢新增了生物製劑、小容量注射劑、凍干劑、片劑、硬膠囊劑、顆粒劑、粉針劑、原材料的生產、銷售;從事進出口業務.

從開藥集團並表之後的輔仁藥業年報來看,鄭州遠策製藥是一家極具發展潛力的公司,且耗資巨大.2017年輔仁藥業年報中稱,鄭州遠策製藥是主要以高端生物醫藥研發和生產為主的創新型生物製藥企業,專注於生物醫藥的開發和產業化,由海外歸國生物專家領軍,匯集了生物領域精英,研究領域包括抗體類、蛋白類、多肽類及次生代謝產物等生物技術藥物.公司目標是促進科研成果的轉化與產業化,努力爭取在短時間內將公司打造成一流的生物醫藥科技創新企業.2018年年報顯示,輔仁藥業對鄭州遠策製藥做了積極推進工作,其建設規模為符合新版GMP要求的年產6000萬支凍乾粉針劑、2000萬支小容量注射劑、1000萬片片劑、1000萬粒膠囊劑生產能力的生物醫藥生產車間及公用工程和輔助設施.截至2018年12月31日,鄭州遠策製藥完成投資17519.30萬元,重點項目實施將為輔仁藥業增添新的利潤增長點.

上述1.75億投資項目是否即為記者所見到的兩棟三層未完工建築?這筆已完成投資的資金具體花向了哪裡?新京報記者8月2日致電輔仁藥業董秘辦,電話無人接聽.

自開藥集團實現並表以來,輔仁藥業的在建工程激增,2016年輔仁藥業在建工程僅為57.89萬元,2017年激增至80157.40萬元,2018年該數據為83302.14萬元,2018年房屋及建築物在建工程轉固的數額為1.98億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鄭州遠策生物製藥產業園土建工程的期末餘額為9375.46萬元.

新京報記者8月2日上午來到位於鄭州市花園路25號的輔仁大廈,輔仁大廈的磚紅色招牌已略顯斑駁,輔仁大廈背後為輔仁藥業集團的入口,樓內辦公人員寥寥無幾.進入輔仁大廈9層,樓梯口正對面是輔仁藥業集團的招牌,前台並沒有職工工作,桌面上擺著象徵著「一帆風順」的帆船模型,牆上掛著白底黑字綠色邊框寫著「做一家實體型、科技型、國際性企業」的橫幅.

輔仁藥業的董秘辦就在九層,董秘辦工作人員表示,董秘張海傑人在上海,不在公司,拒絕了記者採訪.該工作人員透露,河南證監局此前與公司進行了溝通,但未駐場.隨後,新京報記者實地採訪了河南證監局工作人員,其員表示,一切以證監會的公告為準.

「舉報門」往事,朱文臣曾被監管談話

事實上,輔仁藥業已不是第一次遭遇財務造假的質疑.

2015年12月,輔仁藥業擬將輔仁集團旗下資產開藥集團納入上市公司體內,作價78.09億元,創造了彼時醫藥行業最貴的收購案紀錄.不過,開藥集團併入輔仁藥業的過程也是一波三折,2016年9月28日,輔仁藥業向證監會申請中止重大資產重組事項審核,公告顯示原因為輔仁藥業涉及重大事項核查,並且暫時無法估計核查所需時間.

同日,輔仁藥業董事長朱文臣、董事會秘書張海傑因信息披露違規問題被河南證監局監管談話.2015年10月31日,輔仁藥業與洛陽中泉物資有限公司簽署協議,約定輔仁藥業將所持上海順豐儲運有限公司(簡稱「順豐儲運」)100%股權轉讓給洛陽中泉物資有限公司,並於2015年11月27日辦理完畢股權轉讓的變更登記程序.該資產出售導致順豐儲運不再納入公司合併報表範圍,公司2015年度因此增加凈利潤892.10萬元,達到公司2014年經審計凈利潤的56%.輔仁藥業直至2016年4月9日才披露上述事項.上交所對輔仁藥業及董事會秘書張海傑予以通報批評,並記入上市公司誠信檔案;對董事長朱文臣予以監管關注.

2016年9月,輔仁藥業在併購開藥集團的過程中發生了「舉報門」事件,舉報人武姣姣直指開藥集團財務「造假」.

2016年10月19日,輔仁藥業發布了關於媒體報導的澄清公告.公告顯示,據媒體報導,據舉報人提供的納稅申報表顯示,開藥各年的未分配利潤均為負數,為巨額虧損;而重組審計報告所附的開藥集團母公司的會計報表顯示三年末的未分配利潤均為正數,盈利水平較高.輔仁藥業表示,媒體報導中的納稅申報資產負債表與審計報告在開藥集團的資產、總額、負債總額、所有者權益存在差異及通過長期應付款的調整,來提高利潤和所有者權益,從而賣一個更好價錢的說法與事實不符,開藥集團不存在媒體報導所稱的調節利潤和所有者權益等情況.

信披違規與舉報門事件爆發的時間十分巧合,最終開藥集團還是成功注入到上市公司體內.2017年11月29日,輔仁藥業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並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事項獲得證監會有條件通過.2017年開藥集團實現並表,2017年年報顯示,輔仁藥業實現營業收入58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3.92億元,其中,開藥集團期初至合併日的當期凈損益為3.91億元.

對比此前做出的業績承諾,開藥集團2017年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的凈利潤為75184.59萬元,業績承諾完成率為102.17%;2018年其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的凈利潤為83334.75萬元,業績完成率為103.11%.連續兩年,開藥集團壓線完成業績承諾.2018年,輔仁藥業實現扣非後的歸屬凈利潤為82930.07萬元,開藥集團是上市公司業績支撐的主體.

供應商2018年貨款未結,孫公司成「老賴」

華麗的錦袍下暗藏危機,曾出現在輔仁藥業2016年1-3月、2015年度備考財務報表附註預付帳款第一名的安徽升潤,早在此次危機爆發之前,已提前見證了危機的先兆.

亳州,位於安徽省西北部,作為東漢末年醫學家華佗的故鄉,亳州被稱為中醫藥之都,這裡有全國最大的中醫藥市場.

藥材買賣,對於亳州人來說是個不錯的營生.2015年3月,牛昆朋與蘇靜一同成立了安徽升潤中藥材貿易有限公司(簡稱「安徽升潤」),牛昆朋持股60%,蘇靜持股40%.安徽升潤的註冊資本為1000萬元,其註冊地址為亳州市譙城區南部新區康美(亳州)華佗國際中藥城.成立不久,安徽升潤便成為了輔仁藥業的供應商.

「河南同源需要什麼藥材,我就在市場上或者產地找藥材給河南同源發貨,河南同源需要的藥材品種也比較多,例如板藍根、黨參、連翹、麥冬、當歸等中藥材.河南同源一般不會賒帳,都會以承兌匯票和現金的形式進行結算,主要是承兌匯票結算的次數比較多.」7月30日,牛昆朋向新京報記者講述其與河南同源曾經的合作.

「但是到2018年年底,河南同源還未支付2018年的貨款,貨款的總價值在1600萬元左右,之後我和河南同源進行協商,但對方仍未支付貨款,我就起訴了河南同源進行了財產保全.」牛昆朋告訴新京報記者.當記者問及進行財產保全之前是否了解到河南同源的資金鍊吃緊狀況,牛昆朋表示否認.

裁判文書網顯示,4月17日,安徽升潤向亳州譙城區人民法院申請了訴訟財產保全,請求對被申請人河南同源名下銀行帳戶內存款進行財產保全,保證金額1700萬元,中國大地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亳州中心支公司為其保全行為進行擔保.亳州譙城區人民法院凍結了被申請人河南同源名下銀行帳戶內存款1700萬元,期限為一年.6月14日,河南同源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截至8月3日,天眼查數據顯示,河南同源涉及法律訴訟16件,2018年10月18日及2018年10月23日兩次因未按規定期限辦理納稅申報和報送納稅資料被國家稅務總局信陽市溮河區稅務局處罰.5月29日,開藥集團將其持有的價值4080萬元的河南同源的股權質押給了北京市文化科技融資租賃股份有限公司.

旗下宋河酒業上市未果,股份回購花了近兩億

據此前參與輔仁集團定增未成的資本圈人士透露,輔仁集團的「雷」也埋在朱文臣控制下的另一家公司河南省宋河酒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宋河酒業」).

2013年2月,上海新梅發布公告,擬向大股東上海興盛實業發展(集團)有限公司(簡稱「興盛集團」)作價2.73億元收購其所持有的喀什中盛創投有限公司(簡稱「中盛創投」)100%的股權.中盛創投持有宋河酒業10%的股權,上海新梅通過此次收購間接持有宋河酒業10%的股權,將開始涉足白酒行業投資,並逐步實施轉型.同時,公告稱,宋河酒業啟動了A股上市程序.2010年-2012年,宋河酒業分別實現凈利潤1.48億元、2.08億元和2.31億元.

事實上,截至2012年12月18日,喀什中盛已經向輔仁藥業悉數付清了股權轉讓款1.35億元,並獲得了宋河酒業5%的股權,完成了工商變更.在此次收購資產中,輔仁藥業也做出了業績對賭,2012年11月簽署的《股權轉讓協議》中約定,如果宋河酒業自標的股份轉讓完成之日起三年內未能完成公開發行上市,喀什中盛有權要求輔仁藥業向其回購全部或部分的標的股份,回購價格為轉讓價格及每年12%的固定利息(單利).2014年12月,喀什中盛與河南輔仁控股有限公司(簡稱「輔仁控股」)、輔仁藥業又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補充協議》.該補充協議約定,原《股份轉讓協議》項下由輔仁藥業承擔的全部義務(包括但不限於回購義務等)以及享有的全部權利轉由輔仁控股承擔和享受,輔仁藥業同意就上述全部義務承擔連帶責任;在輔仁藥業成為輔仁控股全資子公司後,輔仁藥業上述全部義務的連帶責任自動解除.截至2015年12月18日,宋河酒業未實現公開發行上市.

2016年3月,喀什中盛向上海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提出了仲裁申請,要求輔仁控股回購價格為1.35億元加上前述金額按每年12%計算至實際支付回購價款之日所得的利息之和.

回購款對於不停謀求轉型保殼的上海新梅來講,可謂至關重要.2017年年報顯示,截至報告期內,上海新梅已全額收到《股份回購協議》約定的全部股權轉讓價款和利息,合計1.99億元.喀什中盛仍將繼續持有宋河酒業5%的股權.

對此,白酒行CEO范春華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所有白酒品牌,其核心的運營模式已經十幾年沒變過了.地產酒在品牌運營模式上,如果沒有突破創新,在全國名酒的壓力下,整個行業的資源將更加集中在頭部企業.而外來資本進入白酒行業的門檻又相對較高,使得外行人做白酒的難度極大,這種難度主要體現在經營管理方面,因為白酒兼具快消品、奢侈品和投資品的複雜屬性.

如今,宋河酒業的資金狀況也不樂觀.2019年7月31日,國網河南省電力公司鹿邑縣供電公司將輔仁藥業、輔仁堂和宋河酒業一同告上法庭,三被告自2014年12月至2017年12月拖欠基本電費490.80萬元,要求三被告支付電費及違約金.截至8月4日,天眼查數據顯示,宋河酒業涉及25項法律訴訟,其中包括買賣合同糾紛和借款合同糾紛.宋河酒業動產被抵押29次用於融資.

新京報記者 張妍頔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張彥君

[email protected]

[wp-rss-aggregator template="title-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