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6年的今天,李鴻章帶棺訪歐,開啟訪英之行,走進了另一個世界

1896年8月2日李鴻章結束對法國的訪問,乘坐法國政府派出的專輪渡過英吉利海峽,開始了對英國的訪問,英國是李鴻章訪歐的第六站,前五站依次是俄國、德國、荷蘭、比利時、法國.訪英期間,李鴻章晉見了維多利亞女王,拜訪了英國前首相格萊斯頓,參觀了英國議院,考察了西方政治制度.在朴茨茅斯軍港,李鴻章參觀了英國海軍艦隊,李鴻章還先後參觀了英國的造船廠、槍炮廠、鋼鐵廠、電報局、銀行等.在當時,奉行閉關鎖國、腐朽落後的清王朝與英國先進的政治制度、科技水平和強大的軍事實力相比,兩個國家就像處在了不同時代.

李鴻章與退休的英國首相威廉.格拉斯通
李鴻章與英國軍官合影

李鴻章走出國門,見到了不一樣的世界,由衷發出了眾多感嘆.李鴻章在參觀了英國海軍艦隊後感嘆:「余在北洋,竭盡心思,糜盡財力,儼然自成一軍.由今思之,豈直小巫見大巫之比哉?」,親身感觸了英國先進的科技和生產水平,曾說道:「天下不可端倪之物,盡在英倫!」了解了歐洲政治制度後發出「則見所見而去,尤勝於聞所聞而來」的感慨.在演講中再三大聲疾呼:「五洲列國,變法者興,因循者殆!」

19世紀英國街景
修建於1179-1209年的倫敦塔橋

由於當時東西方文化巨大的差異,以及清王朝的落後思想,李鴻章訪英期間還出過一些笑話. 他在英國一個工廠參觀時,問工廠主:「君統領如許大之工場,一年所入幾何?」工廠主搪塞道:「我除了工資別無收入.」哪知李窮追不捨,指著工廠主手上的鑽戒問:「然則此鑽石從何而來?」這事經過媒體報導,在歐洲傳為笑談.
李鴻章看望已故老友、英國將軍戈登的家屬時,戈登後人將一隻名貴的寵物狗贈送給他,以增進友誼.數日後,戈登家屬收到一封感謝信:「感欣得沾奇珍,朵頤有幸.」他竟然把寵物燉肉吃了,戈登家人聽了驚訝萬分.

左 索爾茲伯里 中 李鴻章 右 寇松勳爵

74歲的李鴻章不惜年邁的身體,帶棺材出訪,也可謂是嘔心瀝血了.後人對李鴻章的評價也是褒貶不一,許多人罵他賣國、漢奸,我想基本都是因為李鴻章代表清政府簽訂了一系列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做了背鍋俠.如果辨證來看的話,李鴻章也曾為國家和民族努力過、爭取過,學過歷史的都了解李鴻章是洋務重臣,在他的努力下,打造了我國歷史上的第一支水兵北洋水兵,興辦了近代軍事,對於清政府來說,李鴻章是一位忠臣,一生為國為民,也是一位變革者,一直試圖通過變革和學習西方先進技術來增強國力,但無奈封建制度的落後和清王朝的腐朽,空有抱負,憑藉個人之力已經很難再扶持起走向沒落的清政府.或許,錯不在李鴻章,而是落後國家制度與時代的限制性,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時代對李鴻章的評價也是不一樣的,對於清政府來說,李鴻章是一代忠臣,對於當時的老百姓來說,李鴻章是腐朽的賣國賊,而對於後人來說,站在歷史宏觀的角度來看,李鴻章又是一代人才,是為民族進步付出過努力的人,微觀的看,則是一位忠於封建制度、腐朽而又賢良的清末重臣.

文末,附一手李鴻章晚年的詩,供各位品讀.

勞勞車馬未離鞍,臨事方知一死難.

三百年來傷國步,八千里外弔民殘.

秋風寶劍孤臣淚,落日旌旗大將壇.

海外塵氛猶未熄,諸君莫作等閒看.

李鴻章
[wp-rss-aggregator template="title-only"]